您的位置:系统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 > 第1697章 口谕

第1697章 口谕

作品:寒门祸害 作者:余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xitongliu.cn

    真相正式浮出水面,袁炜此次其实是替徐阶充当说客。m.xitongliu.cn

    袁炜跟徐阶虽然存在着一定的敌对立场,但袁炜跟徐阶始终保持着表面的和睦,而今日徐阶主动找上了袁炜,袁炜自然不可能进行推辞。

    或者说,这其实亦是符合着袁炜的利益。

    在他没有绝对把握取代徐阶前,如果内阁突然涌进几个人,那么他这个“次辅”很可能遭人背后敲闷棍。

    远不如继续维持现状,牢牢地占着大明次辅的位置,成为徐阶当之无愧的第一顺序继承者,将来能够顺理成章地出任大明首辅。

    如果论到本朝最大的变数是谁,一个自然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未来帝师高拱,另一个则是精于算计的林晧然。

    只是前者的羽翼未丰,且高拱属于北方官员体系,却是不可能发挥太大的影响力。反观后者,不仅身居礼部左侍郎一职,且下面还有着一帮追随者和极高的声望,更有着吏部尚书吴山的支持。

    正是如此,想要在严世蕃被押到京城之时能平稳地处置,那么就需要先稳住林晧然,让他在一旁老老实实地隔岸观火。

    茶香袅袅,淡黄的灯火映印着这个温雅的客厅。

    林晧然终于知道袁炜今晚请客的真正意图,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水,却是带着试探的口吻道:“严世蕃既然是逃军,那么便将他重新发配到雷州戍边,对吧?”

    “严世蕃有不臣之心,如果此次林润所弹劾的罪名坐实,依律当……斩立决!”袁炜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茶水,抬头望着林晧然一本正经地道。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对此显得不屑一顾地道:“袁阁老,虽然严世蕃当年是飞扬跋扈,但你真以为严世蕃当真敢如此胆大妄为吗?”

    虽然他亦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严世藩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不说他爹还享受着高规格的退休官员待遇,而且拥有着几代人不用愁的财富,根本就不可能造反世间最愚蠢的做法,所以绝对是一个诬陷。

    袁炜自然看得一清二楚,却是语重心长地道:“你已经是礼部左侍郎,下一步便官拜尚书。现今真相其实并不重要,重要是严世蕃这条疯狗不可乱咬,现在的朝局乱则对咱们谁都无益,你可明白其中的道理?”

    徐阶昔日上台之时的“还政于诸司”,可谓是一个神来之笔。

    在摒弃严嵩那种“独相”作风之后,徐阶迅速成为官员中的“贤相”。不仅迅速地稳住了自身的位置,更是借此拉拢了其他势力,塑造了一个各方能够共赢的新格局。

    单是以林晧然这边而论,若是吴山现在入阁,还真不如呆在吏部尚书的位置主持外察,这样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正是这种新格局之下,谁都不愿意插手严世蕃的事情,谁都想要维持当下的现状,对严世蕃的事情造反隔岸观火。

    袁炜亦是不例外,他终究还是官场中人,千方百计地想着维护着己身的利益。m.xitongliu.cn他现在与其说是替徐阶充当说客,还不如说是替他自己充当说客。

    “袁阁老,此事关乎甚大,还得由我岳父来拿主意,请容我回去跟岳父相商!”林晧然犹豫了一下,给出一个答案道。

    袁炜知道这是林晧然的缓兵之计,但并不打算得到林晧然的许诺,现在他的意图已经传达,便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二人又说了一会话,林晧然看着时间差不多,便是主动告辞离开。

    林晧然走出袁府的大门,抬头望了一眼漆黑的夜空,不由得轻吐一口浊气。

    严世蕃还没有押到京城,这个朝堂便已经暗波涌动,甚至当朝首辅徐阶都坐不住。一旦严世蕃真的到京城,没准真的会出现大动荡。

    “十九叔,咱们可是要打道回府?”林福一直守在门前,看到林晧然从里面出来,便是揪开轿帘子进行询问道。

    林晧然走进轿子坐好,却是沉声回应道:“到我岳父那里!”

    “十九叔,吴尚书今晚当值!”林福正要点头应承,旋即便是提醒道。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地蹙起,显得无可奈何地道:“那就回府吧!”

    前面打着灯笼,轿子中在黑幕中穿行,很快便回到了灵石胡同的林府。

    先前已经得知林晧然在袁府吃饭,不过听到林晧然归来,吴秋雨还是从里面迎了出来,跟着林晧然讲明了家里的情况。

    林晧然在袁府吃得不是很饱,听着吴秋雨给他留了一些饭菜,便是让人端上来。回到房间换了一套居家的衣服,吃了一点饭菜,便跟往常一般到书房。

    没多会,孙吉祥从外面慢吞吞地走进来,头上的白发明显多了不少,脸上多了一些斑点,眼睛中亦是多了一些睿智。

    “孙先生来了,坐吧!”林晧然跟孙吉祥已经是多年的相识,亦是温和地打招呼道。

    林金元进来送茶,然后又悄悄地退了出去。

    林晧然将今晚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认真地询问道:“孙先生,你怎么看?”

    “东翁,你现在可有信心扳倒徐阶,且将吴尚书推上首辅的位置?”孙吉祥默默地喝了一口茶,然后正色地询问道。

    林晧然是一个颇有野心的人,一直都有着这一个胆大妄为的想法,却是无奈地摇头道:“此事太难了,目前绝对办不到!”

    不说他很难将徐阶给拉下来,而想要将他岳父取代徐阶的位置,这个事情却是难上加难。他岳父的性子过于正直,并不是嘉靖想要的首辅,哪怕真的上去亦得下来。

    孙吉祥对此似乎早有判断,又是微笑着询问道:“如果现在打破朝堂这个平衡,吴尚书若是进入内阁,东翁能否更进一步?”

    “如果我岳父入阁,而我很大可能要留任,或者能谋得吏部左侍郎,但想要尚书一职怕是更加困难了!”林晧然自是能够看到这个事情发展的结果,显得苦涩地回应道。

    孙吉祥喝了一口茶,显得正色地分析道:“以现在的形势来看,目前的朝局才是最有利的局面,特别是东翁现在还年轻。若是有着一位吏部尚书打掩护,这底子亦能打得扎实一些!”

    “孙先生,你觉得我岳父会是什么态度?”林晧然心知这个确实是结果最好,但还是拿不定主意地道。

    孙吉祥将茶盏放下,却是给林晧然泼冷水道:“只要东翁不挑事,以我对徐阶的了解,他必定能劝住吴尚书!”

    “严嵩都已经下台快三年,且已经是八十五岁的老人,徐阶为何揪着严家不放呢?”林晧然深知徐阶有这个能力,却是显得疑惑地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严嵩在朝堂的影响力慢慢衰落,严党早已经是名存实亡。特别严嵩已经失去了皇上的恩宠,严家早已经是一头被拔牙的老虎,徐阶根本没必要痛打落水狗。

    孙吉祥瞥了一眼林晧然,眼睛很是坚定地回应道:“自从大小姐南归,东翁是越来越少到外面走动了!别看徐阶现在风风光光的,在朝堂亦是得到不少官员的称颂,甚至已经有了贤相之称,但徐阶在京城百姓的名声当真不怎么样!”

    “徐阶的名声不好?”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显得颇为意外地道。

    孙吉祥微微一笑地道:“百姓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瞧一瞧,徐阶当政跟严嵩当政又有啥区别,这皇上要修的宫殿祭坛一样都没少,且严嵩和徐阶可是亲家!”

    “徐阶之所以要清算严嵩,这是要彻底跟严家摒清关系,从而挽回一些名声?”林晧然心里微微一动,当即正色地询问道。

    孙吉祥很肯定地点头道:“不错,如果景王没死,严家或许还有一丝生机!现在裕王赢了,徐阶的门生张居正进入了裕王府,徐阶若是彻底跟严嵩撇清关系,将来的首辅……还会是他!”

    经孙吉祥的提醒,林晧然发现这个可能性特别大。

    在大明做官,皇上的恩宠重要,但个人的官声亦是不可忽视。如果徐阶跟严嵩仍然不清不楚,特别两家还存在着姻亲关系,确实对徐阶的官声极为不利。

    凭着徐阶目前的名声,裕王一旦继任大统,还真没有徐阶什么事了。

    “徐华亭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严嵩当初让李本让位,给他安排次辅的位置,他可谓是严嵩指定的接班人呢!”林晧然却是打抱不平地道。

    孙吉祥端起茶盏,显得公允地说道:“东翁,这个朝堂可没有什么情份,有的只是个人利益!徐阶想要赢回好名声,那么他就要跟严嵩划清界限,只能怪严嵩的声名确实太臭了一些。若是真要论的话,严嵩未尝不是恩将仇报,昔日为了得到首辅的宝座,他亦是在背后捅刀夏言?”

    真要说起来,这只能说是严嵩的一种报应。

    眨眼间,二月悄然来临,柳树已经开始钻出嫩芽,整个京城多了一丝春意。

    跟着以往一般,一到下衙的时分,官吏就如同是脱缰的野马一般,纷纷离开衙门朝着自家的居所而归。

    不管朝堂如何地暗流涌动,京城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般,一切都是跟着以前没有什么两样,很多官员纷纷相约一起小聚。

    林晧然跟着以往一般,在处理完日常的事务后,掐着时点从左侍郎衙署走出来,而轿子早已经等候在这里。

    “十九叔,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徐阶前些天在家里同样呕吐了!”林福迎向林晧然,小声地进行汇报道。

    林晧然不由得放慢脚步,便是疑惑地询问道:“你是如何得知?”

    “这个事情其实亦不用怎么打听,徐阶呕吐的事情整个徐府的人都知晓,徐家还请了太夫!”林福显得轻松地回应道。

    林晧然轻轻地点头,发现自己似乎是多想了。

    “十九叔,扬州那边传来消息,是丹阳大侠邵芳带人阻止严家人救严世蕃!”林福将轿帘子拉开,又是进行汇报道。

    林晧然停下脚步,显得好奇地询问道:“邵芳?这人什么来头?”

    “其实就是一个江湖人,在南直隶那边干的是见不得光的勾当,亦是闯出了一些名头,人称丹阳大侠。不过……这个人颇有能耐,跟着徐家亦是有些往来,此次应该是听命于徐家!”林福认真地回应道。

    林晧然心里暗叹一声,发现徐家是真不打算给严世蕃生路了。正想要钻进轿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他好奇地打听道:“严世蕃现在到哪了?”

    “现在应该到了山东地界,预计本月中旬便能到京!”林福一直关注着严世蕃的动态,当即便是进行回应道。

    林晧然轻轻地点头,便是准备钻进轿中。

    虽然他知道维持当前的朝局是各方最有利的结果,但终究还是没有泯灭良知,却还是想要盯着严世蕃的事情。

    如果一切都是按着章程处置,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如果徐阶做得太过份了,那他不介意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正是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前面传来道:“林大人,请留步!”

    林福看到来人之后,跟着几个护卫不约而同地挡到了林晧然的前面,只见迎面走来的正是臭名昭著的锦衣卫。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只是倒没有太多的畏惧,而是让林福等人让开,对着为首的锦衣卫微笑着询问道:“陆佥事,不知找本官何事呢?”

    来人正是北镇抚司锦衣卫佥事陆绎,原北镇抚司指挥使陆炳的儿子,亦是徐阶第三个儿子徐瑛的妹夫。

    陆绎却是笑而不语,直接对着林晧然似笑非笑地道:“传皇上的口谕!”

    林晧然心里当即“咯噔”一声,脑海不由得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莫非徐阶担心自己强行插手严世蕃的案子,故而选择先下手为强了?

    虽然这般想着,林晧然的动作却是没有含糊,便是老老实实地跪下来道:“微臣礼部左侍郎林晧然接旨!”

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如果您已有本站账号请点击登录

推荐阅读: 网游:开局成为皇帝 超凡药尊 玄幻:开挂从千倍修炼加速开始 我的姐姐是穿越者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长乐公主 LOL:开局众生平等 综漫之模拟人生系统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试炼在影视世界 从超神学院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