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系统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 > 第1721章 传承

第1721章 传承

作品:寒门祸害 作者:余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xitongliu.cn

    按所拟名次即可?

    众官员听到皇上这个决定,在感觉皇上对小传胪这件事情过于敷衍的同时,却不由得想起昨天几位大人物围绕名次的一场激烈争吵。m.xitongliu.cn

    敢情昨天他们争的不仅仅是“备选第一”,实则争的是“状元”归属,更是决定着“榜眼”、“探花”等位置。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明白过来之后,眼睛颇为古怪地望向了吴山,吴山简直是一人敲定了金榜前十名的名次。

    “臣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吴山并没有理会其他人古怪的目光,显得一字一板地规规矩矩行礼道。

    刑部尚书黄光升等人纷纷从胡思乱想中反应过来,亦是跟随着吴山一起行礼,知道本次的小传胪到此已经结束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在后面的陈经邦等人亦是规规矩矩地跟着行礼,不过他们却是一头雾水,因为他们并不晓得自己以第几名的身份呈送给皇上定夺名次的。

    跟着出来的冯保手持拂尘,眼睛却是暗暗佩服地望向了徐阶。

    虽然皇上是要徐阶按所拟定的名单定名次,但皇上当时的原话却是:“就按你们拟定的这份名次,别拿这种破事来打扰朕修玄!”

    明明是皇上为修玄而不耐其烦地草草打发这位首辅,结果首辅出来却是换了一套说辞,却是帮着耍性子的皇上打了掩护。

    却是不得不承认,徐阶能够得到皇上的恩宠,并非单单依靠迎合于皇上的喜好。m.xitongliu.cn徐阶这次可以原话传达,但偏偏选择将话语进行重新修饰,这无疑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上午的阳光已经渐渐高起,在场的官员一直地处于阳光的暴晒中,虽然三月的阳光很是柔和,但时间一久还是令人汗流浃背。

    徐阶在将口谕传达后,便是淡淡地挥手道:“诸位,都请回吧!”

    严讷、董份和杨博等官员看到事情有了结果,很自然地选择离开。

    大理寺卿张守直和左通政使刘体乾等官员已经大半年没有见过皇上了,此刻显得恋恋不舍,已然失去一个在皇上面前刷存在感的机会。

    “元辅大人,下官告辞!”

    “袁阁老,下官先行告辞了!”

    不管大理寺卿张守直心里是乐意还是不乐意,这万寿宫的门是不让他们进去了,便是纷纷跟着徐阶和袁炜进行道别道。

    林晧然注意到吴山的脸色不佳,却是上前掺扶道:“岳父大人,我听秋雨说你昨天晚饭又呕吐了,还请务必注意身体才是!”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晓,过几日便会无事的!”吴山的脸色呈现着不健康的苍白,但却浑然不在意地回应道。

    不过刚刚经过太阳的暴晒,此刻身体感觉有些发虚,并没有拒绝林晧然在一旁掺扶。

    刑部尚书黄光升、大理寺卿张守直和左通政使刘体乾亦是上来恭敬地向吴山打招呼,这才匆匆朝着宫外而去。

    吴山的体力明显出了问题,这一路走得很慢,林晧然亦是在旁边小心地掺扶着,同时注意到杨博和黄光升前往无逸殿。

    到了宫门外,寻得一个阴凉处,同时招呼林福送个水壶过来。

    林福却是早有准备,便是直接跑过来。

    吴山喝过水,整个人亦是长吁了一口气道:“老了!”

    林晧然在转身的时候,倒是稍微欣慰了一些,十个门生此时规规矩矩地跟在后面,却是没有一个提前跑掉的。

    “拜过师公!”

    陈经邦等十人对吴山亦是尊敬,上前恭恭敬敬地施礼道。

    吴山的性格中有着坚韧的成分,在喝过水之后,整个人亦是恢复了过来,却是轻轻地点头道:“不必多礼!”

    林晧然看着宋诺又想向自己行礼,想到这货在万寿宫前连跪都不会,却是直接瞪眼制止,显得恭敬且听话地站在吴山的旁边。

    陈经伦倒是懂规矩的人,却是主动施礼道:“师公,我等初入官场,还请师公训诫!”

    伊在庭等人眼睛微微一亮,亦是希冀地望向了吴山。

    吴山虽然早已经徒子徒孙遍天下,但这十位不仅是一块璞玉,且还是自己女婿兼爱徒的子弟,心里免不得更亲近一些。

    面对着这十道殷切的目光,吴山便是沉吟道:“今观汝等,遥忆当年,老夫初涉官场,亦是意气风发一少年。只是老夫性子好静,以字‘曰静’为戒,然当年以探花及第,虽行为举止谦逊,然内心亦是飘飘其然。幸遇一事,方得醍醐灌顶!”

    陈经伦等人听得入神,林晧然亦是生起了几分兴趣。

    吴山喝了一口水,这才接着说道:“初入翰林院,无须再钻研经书,日子落得清闲。初时还能在翰林院中读书进学,然不足月余,同僚、同年及同乡相继相邀,结果入夜便是赴约,十日有六七日在潇湘楼,一次酩酊大醉,更是误了翰林院点卯的时点!”

    说到这里,陈经伦等人仿佛看到了自己将来的影子,同时暗暗为着吴山的迟到而捏了一把汗。

    至于夜宿潇湘楼,在后世可能是不羞于提的事情,但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般讲究。

    林晧然却是第一次听到这段往事,发现这个岳父亦不是天生的老古董,竟然还有如此“不堪的过往”,却不知他当年有没有弄出私生子。

    吴山倒是一个坦荡君子,接着又是继续说道:“事情传到你们的……我恩师的耳中,隔日他便将我叫了到他的府邸,并没有对我加以训斥,只是跟我谈及当时兵部尚书王廷相所讲的一个发人深省的事情!”

    陈经伦等人已经沉迷其中,林晧然亦是不再探究岳父有没有私生子的事情。

    吴山望着这些徒孙,便是谆谆善诱地道:“王廷相跟恩师的脾气相投,往来甚密!王廷相跟恩师言及,他雨后到街上,见得一轿夫穿得新鞋,自灰厂行至长安街,下脚总寻得干净之地,生恐脏了新鞋!”

    陈经伦等人听到这个,发现自己每回穿得新脚之时,亦是如此的小心翼翼,在这轿夫身上已然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吴山将最后一段说完道:“行至京城,道上泥泞甚多,新鞋终沾一泥,列不复顾惜,新鞋变泥鞋而远去!”

    陈经邦等十人心头震撼,隐隐间明白了很多。

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如果您已有本站账号请点击登录

推荐阅读: 网游:开局成为皇帝 超凡药尊 玄幻:开挂从千倍修炼加速开始 我的姐姐是穿越者 大唐:我挑明了,我是长乐公主 LOL:开局众生平等 综漫之模拟人生系统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试炼在影视世界 从超神学院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