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二十七章 梦魇再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七章 梦魇再现(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随即轻手一挥,手里的那串葡萄就飘回了圆台上,拍了拍嫩如削葱的双手,便上了锦榻合衣而卧。

也不知是真的乏了,还是这紫色锦衾有催眠作用,将将上锦榻的南疆在呼吸之间,便入了梦境。

那个诡异的,熟悉的梦魇又开始了……

苦海岸边,一处碧草千里的中央,南疆盘膝打坐,双眼合闭。

忽从虚空转来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小花,小花。”

“何人叫小花?”

略微有些吃惊的南疆,依然闭着双眼纹丝不动,嘴唇也未张开半分,却能与之对话。

“你啊!于这浩渺玄域而言,你可不就是一株小花?”

“我不叫小花,我是南疆!”

“我知道你叫南疆,可你是曼殊沙华,为何不能叫小花了?”

“……”

南疆缓缓睁开眼来,想瞧瞧这很是无礼拿自己打趣的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环顾四周,根本没有任何女子。

“你是何人?休要故弄玄虚。”

只听那女子俏皮的笑了笑:“你可将我当成另一个你,亦可将我当成你的朋友啊!”

南疆抬头看向虚空,却不能确定在虚空那个位置,继而起身肃道:“休要诓我,在这鸿濛大地上,唯我一人由曼殊沙华化生而来。”

“没错,你是这鸿濛大地上,唯一一株红色的曼殊沙华,而我…”,那女子顿了顿,转移了话题:“你可知你的降生,是为承接一份殊胜而来?”

南疆略微有些吃惊,这不见人的女子,知道的不少嘛!

自然是知自己由曼殊沙华化生为人,是为了承接一份殊胜的。

鸿濛玄域诞生后,至今已一百五十亿余年,发生过很多深奥玄妙之事。

就说承接殊胜一事吧!这亿万年来,南疆从未见过其他玄灵不灭的人出现。

缘于一些人直到寿终正寝,也未做过一桩暴戾恣睢之事,最后却要归于鸿濛,化为尘埃。

作为玄灵不灭,看过无尽生死的南疆,很是为他们玄灵消散感到惋惜。

数不清试了多少次,想指引那些纯良慈悲,高才大德的玄灵珠复生为人,再度为玄域缔造福祉。

可每次都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看着本该复生的人化为粉末,飘散于这鸿濛之间。

安慰自己许是时机未到,而承接殊胜一事,也是南疆修炼无数载,才悟出来的。

难不成这女子与自己一样,是玄灵不灭?

南疆沉思片刻后,说道:“即便如此,与你有何干?”

“你的名字叫南疆,南元无量,延年无疆,生死不息。可渡人置死地而后生,也可渡人玄灵复生为人。”

那女子道来的,都是南疆知晓的,如同再次给南疆复述一遍,好生无趣。

南疆神色庄重的轻拂了拂:“我的故事,不需要你来赘述。”

话音将将落下,便听见绿地边上花朵修葺而成的栅栏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那声响越来越近,还伴着粗重的咝咝声。

南疆瞥了一眼那草丛,无所畏惧的气势腾空而起,朝那处咝咝声的位置飞去。

就在接近之时,灌木丛里一条体长数丈的巨大怪物,半个身体蹿到了半空,委实惊了南疆一跳。

立即停在半空中与那妖物面面相视,这庞然大物通体乌黑,周身鳞片泛着骇人的乌光,腥红大口里还吐着信子,腹部正中间有一长溜的黄色,尾巴圈倚在地。

那对硕大的青色眼珠瞧着南疆及其娇小的身段,并未有攻击之势,颇有一种‘敌不动,我不动’的意味。

与那骇人妖物大眼瞪小眼的对峙了片刻,南疆猛然惊了起来:“这…这难道是鸿濛传闻中的……”

“苍蟒!”那不见人的女子截话道。

倏忽间,一袭白色罗裳的女子飞了过来,一掌白色丝状雾气朝苍蟒击去。

并未躲闪的苍蟒疼的那滚粗的身子在半空中扭了两扭,却没有被激怒的样子。

南疆转头向那女子看去,顿时惊得花容失色,震惊极了。

这惊骇程度,不亚于瞧见鸿濛玄域里传闻中的苍蟒!

“你…我…为何是我?不对,为何是你?不对不对,为何你是我?”南疆珠瞳圆瞪,惊到语无伦次。

“切莫慌张,我如今只能幻成你的模样。”

“你是方才说话的女子?”

那长相与南疆一模一样的女子“嗯”了一声,遂还想对付那未发起反击的苍蟒。

蓦然,一个磁性好听的声音从虚空另一端传了过来“南疆,南疆。”

那白衣女子听到这声音,眨眼间,就不见了。

惊慌之中的南疆也无暇去作他想,紧着转头看向对面的苍蟒,只见那苍蟒看了南疆最后一眼,也消失在一团浓重的墨色雾气中。

这声音,很可怕么?

这时,一袭绛红色华服的暒歌从虚空而降,青丝飘逸,潇洒的落在南疆身前,柔声道:“南疆,我寻你许久了。”

惊魂未定的南疆见是暒歌,顿生恚怨。

他若是不出现,自己就能向那与她一个模样的女子问个究竟。

该出现时,不出现,不该出现时,偏偏出现。

现在可倒好,白衣女子消失了,苍蟒也不见了。

“是你?你为何非要这个时候出现?”南疆怒道。

暒歌注视着南疆,那双细长好看的墨瞳里未有任何的不悦,反倒多了一些温柔。

见暒歌未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画风突变的南疆,激动得一把拉过暒歌的宽口袖:“我看到我自己了!也看到玄域传闻中的苍蟒了!”

就在南疆拉着暒歌袖口一角说着方才发生惊奇时,暒歌一把将南疆拥进在怀里。

右手轻拍着南疆的玉背,低语道:“别怕,有我在。”

一时间,周身似被软绵绵的温暖包裹着,如置身于柔软的云朵里,一种莫名的踏实感涌入心间。

南疆缓缓抬起无暇的小脸,含情脉脉的看着暒歌。

暒歌缓缓的低下了头,无限柔情席卷而来,绯红薄唇向南疆的朱唇靠去…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