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三十一章 不想走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一章 不想走了(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所以,游历鸿濛,实则还有另一个目的。

南疆朝暒歌与旻玄看了看,这是要说正事了吧!

有些事,自己这个外人是不便听的,如君王家事,国事。

“旻玄,我能否向你借一下繁星?”

旻玄略微意外的看着南疆,心里莫名感到有一丝开心,这意味着是不见外的亲近。

“南疆,往后我宫里的人,你可随意使唤”转而看向繁星:“繁星,你随南疆去,她吃了酒,且顾好她。”

繁星先是一愣,回道:“是。”

面对旻玄的特殊优待,南疆顿觉哪里不太妥,却又一时说不上来。

“那可不行,你我虽是朋友,我也不能没了规矩啊!”说罢,起身过去握着繁星的手,笑道:“繁星,我们去赏景吧!”

繁星眉眼弯弯的点了点头,与南疆手牵手往那一泓清池走边。

插不上话的暒歌瞧着南疆离去的背影,回头又瞧了一眼旻玄。

自己一眼相中的人,被旁人惦记了去,却又没有理由去质问。

端起玉杯抿了一口,言归正传道:“该是说说父君崩逝时,为何不归了吧!”

自知定要给暒歌一个交代的旻玄轻拂了拂袖,深邃的墨瞳里没什么温度。

暒歌不禁暗道:“旻玄,你变了!”

以前的旻玄,虽英气逼人,眼神却是有温度的,不似如今这般冰冷。

“父君驾崩我未归,实属我不孝,可父君驾崩我便回来,这与我之前游历鸿濛万万年相左。我更怕受人非议,议我有争位之心。”

暒歌凝了凝眉,问道:“这与父君崩逝,回来悼念有何关系?”

“悼念父君与你顺利承袭君位相比,后者大于一切。”

“我不认为你回来,我就不能顺利继任。”

旻玄轻拂了拂袖,神情有些不自在,搪塞道:“若父君玄灵有知,定是能理解我未归之情的。”

“你可听到什么谣传?”

“从我降生之日起,这些谣传可曾断过?”

暒歌沉默了,原来旻玄一直不曾忘记那些流言蜚语。

也许,这就是生在君王家的悲哀,嫡庶之分与承袭君位有着直接的关系,从而导致兄弟阋墙,甚至是拔剑相向的,在这鸿濛列国之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被大臣,百姓议论,更是在所难免的。

“这也是为何我会千年万年的游历无间鸿濛,不愿你我之间因那些争位谣传而生了嫌隙。”

对于君位,暒歌从未有过非坐不可的念头,可立长子为储君是历代国君立下的黄律。

哪怕自己对黄权君位再没想法,也要硬着头皮坐上去的。

若然,猎桑国的群臣百姓该如何?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旻玄,我素来对谣传是废耳任之,即使你真想坐玄黄殿,我让予你便是,你我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可你也是父君的血脉,自可承袭君位。”

暒歌是认真的,他虽有做国君的能力,却不留恋权势地位。

若旻玄有能力治理猎桑国,让百姓安泰,疆土稳固,暒歌甘愿让贤。

略微有些吃惊的旻玄,拂袖端起杯,浅笑道:“你可是嫡子,而我…,况,我无心权位,只想做一个逍遥自在的游人。”

先前认真严肃的气氛也随之变得轻松起来,暒歌随即也端起杯与旻玄的杯碰出了一声清脆。

“你倒是懂得清闲,将这任重之事推了个干净。”

“你可是我出类拔萃的兄长,以你的能力,定能负重致远,使我猎桑国,国强民安。”说罢,两人痛快的一饮而尽。

暒歌看了看眼尾上翘的旻玄,没想到父君驾崩不归一事,旻玄竟以争位作托词。

不管旻玄是出于何种原因,暒歌都不想再去追究,毕竟,是血脉相连的兄弟。

暒歌低歪头拿起一颗樱桃,一派很是难得见的诙谐幽默的模样,说道:“那你这次又打算何时不告而别啊?”

旻玄倚了倚身,转头看向右边不远处,清池边的繁星与南疆,若有所思道:“这一次,我不想走了。”

暒歌顺着旻玄的目光看去…清池边的南疆正指向池中,与繁星说着什么。

从之前旻玄种种的言行看来,自是明了旻玄此话意有所指。

旻玄对南疆的主动,时而含蓄,时而敞亮,也是恰到时机的。

若南疆对旻玄接近的方式很是受用,不排除她们很快就会出双入对。

反观暒歌自己,不是闷在心里,就是霸气的不容置疑。

不由的羡慕起了旻玄,能将分寸拿捏得如此精准,让南疆不反感。

若南疆对旻玄确实有意,即便自己去为南疆做改变,也只是徒增她烦恼。

无论是藏不住,还是守不住,暒歌都不愿以国君黄权去强迫南疆与他一起。

清池边上繁星时不时转头看旻玄一眼,见旻玄面带笑意,想必是与君上相谈甚欢。

那对月牙眼也跟着笑弯弯的,颇有一种贤内助的感觉。

南疆的目光从薄雾缭绕里的菡萏花上转到了繁星身上。

“繁星,你说我与你能成为朋友吗?”

经过兀颜丽一事,南疆可不能再单方面的要求别人做自己朋友了。

被人当面不认可,实是桩又羞又难过的事。

“当然可以呀!能成你的朋友,是繁星的福气!”

南疆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繁星说能与自己做朋友是她的福气?可是自己听错了?

“繁星,你方才说的是?”

繁星见南疆呆懵可爱的模样实在是很讨人喜欢,灿若桃花的笑道:“承蒙南疆不嫌弃,能与你做朋友,是繁星的福气。”

确定没听错的南疆,激动的跟得了个大宝贝似的,握起繁星的手开心道:“是我的福气,我的福气啊!”

南疆的激动反应过于澎湃,令繁星很是茫然不解,不明自己究竟有何优势,能使南疆如此欣喜万分。

哪里晓得南疆是苦海晦气清冷之地,一株没爹没娘,没朋友的曼殊沙华哩!

一度认为自己是孤寡之命的南疆,她亿万斯年的孤独感,是繁星所不能理解的。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