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三十三章 随缘二字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三章 随缘二字(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话说又回来,只要繁星不违背对暒歌起的誓,定会安然无恙的。

南疆将繁星扶了起来:“繁星,你放心,即便有一日,你不想与我做朋友了,我也不会让你玄灵尽散的。”

说罢,将繁星拉到暒歌身旁的空位落了座,繁星甚为不安,做梦都不敢想的事,今日竟因结识南疆而与君上,殿下同桌吃酒。

暒歌与旻玄虽不太适应与一小娥同桌,倒也未面露不悦,谁叫繁星成了南疆的朋友呢!

南疆看了看桌上暒歌等人,居然都是自己的朋友,心里的开心自是不言而喻。

“能够认识你们,我真的很开心,我敬你们一杯。”说话间,端起了杯,与暒歌等人一一碰了杯。

吃完这杯酒,也该是道别的时候了,南疆轻抿了抿小嘴:“旻玄,繁星…”话到这却停顿了,忽然发现,自己竟不知暒歌名讳,细想来,在苦海听颜丽唤过他“情哥”,踏进彤华宫听赤乌等人唤他君上,而自己一直说的是“你们君上”

总不能自己亦唤他君上吧?话说南疆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百姓,她是属于这鸿濛大地,唤他君上,还真有些难以开口。

罢了罢了,这些日子里都不曾问过这位君上名讳,又何必在离开时纠结该唤他什么呢!

只见南疆起身,浅笑道:“我该回苦海了,谢谢你们这些日子的招待。“

暒歌的不舍都写在了脸上,随即也起了身:“我命无象送你。”

“不必,去任何地方我都是一个人去,一个人回,早就惯了。”

繁星近到南疆身前,温柔道:“若是无聊,就来宣尘宫找我。”

将将语毕,旻玄也起身接过了话:“南疆,我若得闲,会去苦海探你的。”

“好。”,再次看了看暒歌等人,笑道:“那我走了。”

转眼间,南疆就幻为一缕红色雾气飞上了虚空。

虚空上的星尘泛着斑斓微光,如梦如幻的螺旋云团,像极了暒歌心动时的美,华丽丽的震撼,使人怀疑其是否真实,当回过头去,她却实实存在。

旻玄转头瞧了一眼暒歌:“你可无碍?”

“无碍。”

“那我先回宫了。”

暒歌轻点了点头,心下全是南疆占据,他想去苦海。

很是忧心南疆的居处如何,苦海毕竟是阴冷刑罚之地。

那里除了守卫,素来是没有人家的,而南疆却居在苦海。

加之,无象予暒歌说过,南疆吃云朵一事,愈加的不放心。

若是吃的不好,住的不好,自己也有能力让她过的没那么清苦。

旻玄与繁星两人随即幻成两缕两色各异的雾气消失在了银河湾。

“乌色的?”

旻玄离开时幻的那缕乌色雾气,令暒歌有几分意外。

转念一想,许是这千万里旻玄久历鸿濛,玄术提升所致,便没深想。

瞧了瞧银河湾四周,得自己一人在,遂腾空而起飞到一朵螺旋星云上,遥看苦海方向。

原还想着,不以黄权逼迫南疆到自己身边,抱着失之我命,拥之我幸,一切随缘的想法。

直到现在身边没有了南疆的身影,使得暒歌将“随缘”二字重新定义了一番。

随缘二字,美其名曰是不争不抢,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软弱无能镀美名。

“若不曾争取过,何来拥之我幸,失之我命一说?”

说罢,幻成一缕黄色雾气往苦海而去……

弹指之间,就到了苦海上空,找寻着有人居住的痕迹。

寻了片刻,便瞧见一处碧翠茵茵之地,想必那处是有人家的,遂直接现身在碧草中央。

环视周遭,均是生长的各种奇花异草修葺的栅栏,姹紫嫣红,花香扑鼻。

略微吃惊的暒歌,往前度了几步:“此处竟是一地碧草茵茵,这苦海还真是别有洞天。”

堪堪语毕,半空中忽现一个如泉水般的美妙声音,冷道:“是何人擅闯我南苑?”

耳闻这悠扬清脆,沁人心扉的声音,站在碧草中央的暒歌立刻听出了来,此声音正是南疆。

瞧着虚空上一团团形状各异的斑斓星云,只见一团深蓝色形如一对蝶翅的星云间,侧卧着一袭红色丽服的女子。

右手托腮,颇像一只慵懒的小猫,俯视着下方绿茵中的暒歌。

那清冷不容亵渎的美,使得暒歌顿感有几分自卑。

云团上的南疆半眯着珠瞳,因吃酒有些犯困的模样瞧着下方的暒歌,也不知她有没有将下方碧绿草地上的人看个清楚。

暒歌倒是将南疆瞧了个真儿:“你为何歇在星云之上?”

这磁性好听的声音使南疆颇为意外,立马从星云上坐了起来,暗道:“是他?”紧着稳了稳神:“是你?你来苦海作甚?”

“你可是想我一直抬着头与你说话?”

君王的威严霸气,如无孔不入的光,想藏都藏不住。

南疆随即从那朵深蓝色的星云上飞了下来,款款落在了暒歌身前。

暒歌瞧了瞧南疆,侧身看了一圈眼前的繁花景致:“此处便是你在苦海的居处?”

“这只是我打坐的花园,我的住处在那。”

说话间,南疆抬了抬下巴,意指左侧一条曲径通幽的小道过去,就是她的住处。

顺着南疆的提示,朝那同样是半人高的花草栅栏立于两边的馥郁小路看去。

这满园的奇花异草修葺的栅栏,将绿草地围成了一个圈,就连那曲径小道的两旁也都是花草栅栏。

素来听说,女儿家喜爱花草,还从未见过欢喜到如此地步的,许是因为南疆本就是一株叫作曼殊沙华的花草化生而来的缘故吧!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