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四十六章 演技过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六章 演技过人(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已上锦榻的颜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臆想着暒歌与她恨之入骨的南疆,此时是否情意绵绵,你侬我侬,泪水也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上演着一幕痛入骨髓,亲手煎熬自己的残忍画面。

如果,此时颜丽身在彤华宫,亲眼所见南疆正拿暒歌的名讳打趣,暧昧。

指不定颜丽会在冲动盛怒之下,放弃与南疆做朋友的计谋,而直接翻脸,来一场明面上的怒斗

若是那般,反倒是好事吧!只是,那只是如果。

“我初次听颜丽唤你暒歌,还以为是你们小情人间称呼情哥。”与暒歌坐于茶台吃茶的南疆,浅笑道。

“你也可以唤我‘情哥’的。”

南疆瞧了瞧一本正经的暒歌,以为他说的是自己的名讳。

想着先前在苦海,收到无象交予自己的星云纸卷,当时见落款处是暒歌,自己当时有唤过他名讳的,只不过未当着兰花的面唤过。

那今日就郑重其事的唤兰花一声暒歌吧!随即放下了茶杯,水汪汪的珠瞳看着暒歌,轻喊了一声“暒歌”

暒歌的俊颜上泛一抹坏坏的笑意:“是小情人间的‘情哥’。”

南疆顿时羞红了小脸,心慌意乱的借口乏了,起身往偏殿走去。

见羞涩不已的南疆跑开了去,暒歌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正要踏进偏殿门槛的南疆,忽地停了下来,转头问道:“我还住这间吗?”

只想对南疆说酥软情话的暒歌,怎能放过这恰到时机的打情骂俏呢!

“我不介意你去我的寝殿。”

瞧着暒歌迷人的模样说出这软绵情话,心都蹦跶到嗓子眼儿的南疆香腮绯红,实是好看得紧,暗道:“要命,兰花这是在故意诱惑我?”

自己不过是想问,是否要去她千年前,在彤华宫住过的那间寝殿而已。

兰花竟借此对自己拨雨撩云起来,真是不害臊!

“才不要!”说罢,怀着那颗上蹿下跳,经得起诱惑的心跑进了偏殿。

眼下的幸福美好,似到了水到渠成,暒歌暗道:“看来,要提前入住玄黄殿了。”

情感的升温,仿佛也温热了美好光阴,使其加速流逝,眨眼间,已是半月有余。

彤华宫里的南疆正手执笔站在案台里画着什么,暒歌也在一旁批阅奏文。

还有什么能比佳人在旁,更让暒歌心安的呢!

然,半月前,锥心泣血哭着跑出彤华宫的颜丽,今日却主动来了彤华宫。

原以为,定会需些时日才能去想歌明白,强留的人,只会伤及自身。

光鲜亮丽的颜丽,此时已彤华宫门口,朝在值的守卫看了看,没有无象将军。

颜丽近到其中一位将士跟前,问道:“君上可在宫中?”

那将士抱了个手:“请兀颜族长稍候,末将这便去禀报。”

片刻间,守卫进到大殿颔首曲臂道:“启奏君上,兀颜族长求见。”

暒歌闻听,停下了手里的笔,朝身旁的南疆看了看。

本还在想,南疆是否不愿见,她竟率先一步面露欣喜,疾步下了案台去迎颜丽。

若能早些了了颜丽的心结,作为兰花的主,暒歌以为,南疆此举很是妥当。

“允!”

一袭浅粉丽服的颜丽笑靥如花的进了殿,见迎来的是南疆,笑的酒窝越是深了些。

如此逼真的演技,给南疆编造了一个完美假象。

见颜丽精神饱满,妆容精致的款款走来,举手投足间,光艳逼人,仪态万千。

南疆顿感惭愧,是自己小心眼,才将颜丽想得偏离了胸怀大度,颖悟绝伦。

“南疆。”

南疆快步迎上颜丽,心中很是欢喜:“颜丽,你来了,我还以为你……”

“还以为我在恼你?”说话间,轻轻握起南疆的手。

南疆愧疚道:“即使你还在恼我,我也没有任何怨言的。”

“我不怨你,是我自己混淆了对君上的感情。”说话间,还瞧了一眼案台里的暒歌,正好与暒歌的眼神相撞。

“你来了。”暒歌说道。

“怎么?不欢迎我这个妹妹来啊?”,颜丽浅笑道,遂放开了南疆的手,移步去到案台下方。

如此倒让暒歌想起了他与颜丽年少时的相处模式。

亲切,自在,不掺杂半点儿女之情,只有纯粹的兄妹情。

任凭哪个听来,都会认为颜丽通情达理。

要知道,在这个多数人只会指责别人,很少有人懂得自责的玄域。

颜丽的话,不外乎是一剂强效的攻心良药,让大家心里都好受了些。

“臣妹来了,我这个做兄长的,岂有不愿见的道理。”暒歌和煦道。

言语里还在强调颜丽是臣又是妹,颜丽的心里实是不好过。

若是可以,真想挖出自己的心,递到暒歌面前,让他好好瞧瞧,自己的心里全是他。

非但不能,还要百般隐忍,演技虽是过人,罪却没少受,若说这是颜丽受过最残忍的痛,也不为过。

“君上,我想明白了,是我愧对了先君后的抚育之恩,不该混淆了对君上的感情,将兄妹之情当成了……”

颜丽顿了顿,转而神情自责的看着南疆:“南疆,希望你能原谅我先前对你的不友善。”

南疆呆呆的看着颜丽,实不敢相信面前的颜丽,就是半月前辱骂自己是祸害,是妖精,恨不得将自己毁珠灭灵的人。

竟在短短数日之后,便放下了对自己的恨,以及对暒歌的执着与爱慕,来彤华宫希望得到自己的原谅。

颜丽的宽宏大量,使得南疆倍感自愧弗如,同时,也认为适合暒歌的女子,应是颜丽这般秀外慧中,善解人意的女子才对。

见南疆不说话,颜丽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往一侧度了两步。

“若非那日,君上对颜丽说的话字字诛心,使我幡然醒悟,我竟不知自己的念头,是这般不该。”

数日不见,发觉颜丽的心智倒是成熟了不少。

暒歌以为,能够让人心智成长最快的方式,也许就是去面对挫折,感受心痛吧!

虽然,在褪去稚嫩心智前,经历的痛与泪太过残忍,却是走向心智成熟而无法避免的。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