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五十五章 弦外之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五章 弦外之音(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入殿的暒歌并未直接去案台处理公文,而是去了偏殿。

榻上的南疆睡的很沉,暒歌坐去榻沿轻扶了扶南疆脸颊上的一缕青丝。

那双细长好看的眼睛里,倒影着南疆的熟睡模样。

如此静静的瞧上一会儿南疆,心里很是安心,由安心衍生出了满足感。

片刻后,暒歌起身出了偏殿,感到自己也有了些困意。

吩咐着赤乌:“沐浴。”

领命的赤乌,小快了两步跟着暒歌往云水间而去,忽从身后传来无象有些响亮的声音:“君上,殿下来了。”

暒歌愣了愣,自那日去旻玄的宣尘宫接南疆一事,当时与旻玄产生了一些不愉快。

原以为,等处理完国事,就与南疆一道去宣尘宫走走,也好解了与旻玄间的不愉快。

无奈国事缠身,似乎永远也处理不完,总有政卷纷沓送来。

就连带南疆去地面赏耩褥草花种一事,也是暒歌排上日程许久的。

最后也是由暒歌连明熬更,处理完堆案盈几的政卷,才得以实现。

既然旻玄来了彤华宫,也好,省得又要去熬更,就为挤出点时间来。

“请殿下进来。”说话间,暒歌回到了大殿。

瞧着一袭墨色华服的旻玄俊美绝伦,一脸英气的进了殿。

“我不请自来,可有扰到你?”

暒歌轻拂了拂袖,和煦道:“有多少人想请你都请不动,若非我是你兄长,想必我这彤华宫,你也是不愿踏进半步的。”

“看来我的兄长是在埋怨我来得少了,往后我定勤些来。”

暒歌笑了笑,顿感旻玄这话似在隐晦什么。

“你今日来是…?”

旻玄朝殿内四下看了看,似乎在寻着什么:“许久未与你下棋了,今日兴起,特来你宫里与你切磋一番,不知可否?”

暒歌将旻玄引到一处茶台,抬袖轻轻一挥,茶台上赫然间出现一盘做工精良的棋盘。

两只玉石棋罐的颜色,均以双方棋子颜色对等。

黄玉棋罐里装的是黄玉棋子,墨玉棋罐里,自然是墨玉棋子了。

旻玄袖落了座,他面前的是墨玉棋子,执起一枚墨玉棋子,率先落在了棋盘上。

暒歌瞧了一眼棋盘上那枚墨玉棋,自己也落上一枚黄玉棋子。

彼此都没说话,看似很认真在对待这盘棋。

双方均处于时而沉思,时而犹豫中下了片刻。

旻玄抬眼看了看暒歌,问道:“今日怎不见南儿?”

暒歌正手执一枚棋子思忖落子何处,还以为旻玄与自己一样,心都在棋盘上。

谁知竟问这么一句,还是关于南疆。

顿然明了旻玄来彤华宫的目的,想与他下棋是假,想见南疆才是真。

那日在他宣尘宫,自己亲耳听到南疆说,旻玄与她是朋友。

暒歌不想去曲解朋友二字,既是作为朋友,旻玄问起南疆,也属正常。

“在我偏殿里歇息。”说话间,暒歌也落了子。

“哦?先前不是居在另一处寝殿吗?”心思不在棋盘上的旻玄也落了子。

暒歌瞧了一眼棋盘,执起一枚黄玉棋堵了旻玄的棋路。

待旻玄专注棋局时,输已成定局,有丝丝懊悔道:“这…我不该走那一步的。”

“落子无悔,你以为的步步为营,不过是在为满盘皆输做铺垫。”

暒歌是话里有话,旻玄自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我若不走错那一步,以局势来看,我赢的希望也很大。”

暒歌朝旻玄看了看:“我看你是当局者迷了。”

“你不是也在此局中吗?”

“我是在局中,我也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旁观者,方能看清局面,究竟那一步是该走,还是该换一条路。”

对面旻玄的神情忽地阴冷了下来,暒歌意在提醒旻玄放手,南疆,他赢不了,应看清局势,趁早断了念想。

“棋盘上的局势瞬息万变,最后赢家花落谁手,还不一定。”随即起身,继续道:“我突然想起我宫里还有事要处理,明日我们继续。”

旻玄的语调平和,却透着执着,他不会轻易放手的,更不会受暒歌的话所影响。

瞧着旻玄的背影,暒歌心里很是复杂。

从未想过自己会与旻玄喜欢上同一位女子。

当初就对自己说过,若南疆对旻玄有意,自己定不去纠缠。

如今,自己与南疆互有情意,若旻玄还盲目的执着下去……

不可否认,这让身兼君上,兄长,又是南疆心系之人三重身份的暒歌,很是为难。

从彤华宫回来的旻玄艴然不悦,因与暒歌对弈并不愉快。

一旁伺候的繁星小心翼翼的问道:“殿下,您可是有心事?”

案台里的旻玄冷着一张俊脸,懒得理会繁星,而装起了聋。

见旻玄不作声,繁星也不敢再多问,默默的给旻玄沏了杯茶端来。

本就心有不快的旻玄,见到繁星还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十分碍眼,瞬时来了气,愠怒道:“出去!”

将从茶托上端起沏好的茶,准备放在旻玄右手边的繁星吓的手一抖,茶水洒在了案上,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一步。

虽说旻玄整日都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面对宫里的小娥们,当然了,也包括繁星。

可还从未平白无故的对繁星发过火,这还是头一遭。

繁星的那双月牙眼里渐渐起了雾气,却不是委屈所致。

“殿下,您若是心里有气,可拿繁星撒气,罚我,骂我都可以,只求殿下莫要将不快憋在心里,繁星担忧殿下贵体。”繁星带着泣音说道。

旻玄依然冷着脸,翻阅着一本看不到书名的典籍。

见旻玄对自己视若无物,繁星的泪珠扑簌簌的滑落下来。

这万万年里,繁星早就习惯了旻玄对她的漠视。

见旻玄此番黯然失魂的神态,使繁星很是心疼不已。

心疼旻玄默默承受外来的打击,独自一人回到宣尘宫舔舐伤口,消化愤怒。

见得多次了,就想替旻玄承受一些痛,分担一些苦。

然,自己却没那个能力,去替旻玄承受任何,分担丝毫。

只能默默的陪在旻玄身边,关切着旻玄的喜怒哀乐……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