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六十八章 半道堵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八章 半道堵杀(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同时,也看到了叱云珩的狐狸尾巴。

眼下叱云珩这副狼子野心的嘴脸,令兀颜丽既陌生,又惶恐。

这还是以往那个连年记得她生辰的叱云珩?

还是那个誓要守护猎桑国每寸疆土的叱云珩吗?

兀颜丽拂了拂袖往一侧移了两步,鹅蛋小脸上原先的惊恐神情荡然无存,颜色有了几分凛冽。

“叱云珩,你我两族,蒙第一任国君慧眼惜才,遂收编为国家重用,若以外刚内柔来喻,你叱云族以刚平外患,我兀颜族以柔定内忧。”

“这百十亿年来,你我两族历代先祖,均对猎桑国恪尽职守,赤胆忠心。你是想已载入猎桑国功绩簿的叱云族毁在你这一代吗?背上一个谋逆夺权的永世骂名,就是你叱云族历代族长想要的吗?”

兀颜丽此番长篇大论,令叱云珩硬朗的脸上有了犹豫。

转着玉扳指步履轻缓的徘徊起来,在思忖着什么…

见叱云珩在思索,地不容恐兀颜丽的这一番言论,使叱云珩改变想法,遂说道:“那也是因先祖们没有眼前这样的时机,若是有,谁还不想坐上那玄黄殿的?”

兀颜丽怒视地不容:“你…”随即被叱云珩截了话:“颜丽,只要你我两族联手,往后我定不会亏待你,暒歌到底离开彤华宫几个时辰了?”

原以为叱云珩对兀颜丽的言语有所感触,怎料,油盐不进。

“叱云珩,你我同僚一场,我劝你别动会毁了你族历代英勇忠君的英名心思,利令智昏,定会自食恶果的。”

无甚耐心的叱云珩怒道:“说!”

兀颜丽若有所思的瞧着叱云珩凶神恶煞,似要生吞了自己的模样,冷道:“君上已离开四五个时辰了。”随即转过身离去,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这是第一次与你说君上的行踪,也是最后一次。”

瞧着颜丽的背影,地不容阴笑道:“兀颜族长,想必您是忘了…”

知晓地不容要说什么的颜丽截了话,低沉道:“我兀颜丽不怕毁珠灭灵,你们,威胁不了我!”说罢,拂袖扬长而去。

地不容恨的是怒目切齿:“族长,兀颜丽怕是不能为我们所用。”

“只要暒歌死在了安之国的路上,她兀颜丽这颗棋子就不重要了。”

“族长可是有了什么法子?”

只见叱云珩抬袖一挥,一只羽毛艳丽,有着三颗鸟首,体型不大的鸟赫然展翅盘旋在厅中。

地不容眼神一亮,惊呼道:“追踪鸟?”

老奸巨猾的叱云珩瞧着盘飞的追踪鸟:“嗯!你挑选五十名叱灵军随追踪鸟去拦截暒歌,本族长再领一百精兵强将在你后方做夹击准备,若发现暒歌踪影,直面进攻,速战速决。”眼神里的贪婪毒辣似熊熊火焰,喷燃而出:“这一次,我定要让暒歌有去无回!”

贼眉鼠眼的地不容不解道:“族长,为何不多带些叱灵军?”

叱云珩抬起右手,追踪鸟就像经过训练似的,落在了他的手臂上,抚摸着追踪鸟的首羽说道:“这不是两国交战,这是暗刺,叱灵军越多,反倒引人怀疑,况,只得暒歌一人,一百五十名悍勇叱灵君,足矣。”

地不容一派豁然贯通的神情,点头道:“是!属下这就去点兵。”

“且慢,务必要将士们扮上乌羌国的兵服。”

“这是为何?”

“我等尚且不知暒歌的玄术究竟如何,若有不测,我等也不会败露。”

“族长英明,属下这就去。”

在叱云珩看来,领一百五十名叱灵军袭击暒歌一个人,胜券在握,几乎能一触即溃。

片刻后,地不容进厅向叱云珩报备一切已准备就绪,只等叱云珩一声令下。

叱云珩抬手轻挥,手腕上的追踪鸟飞出了厅,随即低沉道:“起程!”

领命的地不容幻为一缕绿色丝状雾气飞去校场上空,对下方那他带的五十名叱灵军喊道:“起程!”

一时间,五十名叱灵军齐唰唰的幻成一缕缕银雾飞上虚空,跟着地不容与前方的追踪鸟往安之国方向而去……

待地不容一众离开约半个时辰后,叱云珩也带着那一百叱灵军跟在地不容一众的后方。

一切看上去都在叱云珩的掌握之中,计划也无半点纰漏,只等取暒歌性命。

此时已到安之国的暒歌,无论如何也不会料想到,叱云珩已点兵正前往安之国的半道上堵截他,只为取他性命!夺他君位!

“君上,您方才说的那疾症,敬猎惭愧,竟是闻所未闻。”

与暒歌说话的这位安之国国君,看上去贤良方正,刚直不阿。

玄龄看上去应是上亿年岁,虽已进入不惑之年,仍是相貌堂堂,风度翩翩。

旁侧一袭浅灰华服的少年犹豫道:“会不会是中毒引起的?”

那少年看上去比暒歌略小些玄龄,昂藏七尺有余,面如冠玉,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很是好看。

“不知太子为何有此一说,说来听听。”暒歌说道。

敬猎略微转头向那少年看去:“安儿,若无实证,可别信口胡说,误了救人哪!”

太子向暒歌与敬猎恭敬的行礼道:“君上,父君,安儿只是猜想,既不是玄术修炼不慎,那日吃的果子君上也是有吃的,为何偏就那人吃后,醒来就一反常态,行为异常?安儿听闻,这鸿濛玄域里的有毒灵兽可将其灵元炼制成毒,若是予人服下,便会与先前判若两人。”

“若是将有毒灵元的能量运入玄灵珠,可会如此?”暒歌有此一问,是因他不确定南疆有没有私自去灵兽山捕获灵兽,而暒歌偏巧又未曾钻研过有毒灵元的能量入玄灵珠会如何,只会辨别有毒灵兽。

若是南疆去了灵兽山,恰巧她捕获到的正是有毒的灵兽,而将有毒灵元加以玄术修炼…

况,南疆的状况与之类似,莫非就是运用了有毒灵元的能量入玄灵珠?

见暒歌陷入了沉思,安儿有些许不安的说道:“这个安儿就不知了,不过…依安儿看,是不会的。”

“为何?”暒歌问道。

“若是误将一颗有毒灵元的能量运入玄灵珠,是不能使人疯癫的,因我们玄域每个人都有玄术在身,一两颗有毒能量,应是对我们玄灵珠损伤不大,除非……”

“除非什么?”暒歌的神色略微有些紧张起来。

安儿见状,再次向暒歌行了个礼:“除非,那人一次运入多颗有毒能量。”

以安儿的猜想分析来看,南疆中毒似乎更符合她的蓦然痴颠。

然,南疆哪来如此多的有毒灵元?回彤华宫前,她一直在苦海修身养性,足不出她南苑。

回彤华宫后,南疆又是在暒歌眼皮子底下活动,并未带她去过灵兽山。

只有数日不在彤华宫,而是去了兀颜族,莫非是颜丽带她去了灵兽山?

不对,以南疆的秉性,她即使去了灵兽山捕获灵兽,回宫后定是要与暒歌说起的。

“莫非…有人蓄意加害南疆?”暒歌暗道,顿时心慌不安起来。

敬猎与太子瞧暒歌此番严肃的沉思状,霸气逼人,顿生惶恐。

“君上,方才之言只是安儿的推测,并未得到佐证,还请君上…”

暒歌轻拂了拂袖,打断了安儿的话:“无碍,你推测的虽不算得真知灼见,倒也不无道理,今日就到此吧!”

语毕间,暒歌幻成一缕金色雾气消失在安之国的大殿之上,留下敬猎与安儿面面相视,虚惊一场。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