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七十四章 怒你不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十四章 怒你不争(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整颗珠子陆续密布上锋利无比,泛着银光利刃,趁白曼不注意时,怒吼道:“丧灵枯,没有解药!”随即用力一掌,狠狠地朝白曼花容上击去……

颜丽这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令白曼当下完完全全处于一副瞠目结舌之状,根本忘了反击或躲闪。

说时迟,那时快,暒歌迅捷抬袖奋力一挥,一道金光以星移电掣之势,将已离白曼的娇俏鼻尖儿只差毫厘的骇人球状物,给击了出去,沉声道:“你为何要毒害南疆?”

见白曼毫发未伤,失控的颜丽不顾暒歌已怒不可遏,疾言厉色道:“是因为她长得与南疆有几分相似,您才要护着她吗?”

暒歌压抑着满腔怒火,再次问道:“本君问你,丧灵枯从何处所得?你为何要毒害南疆?”

颜丽忽地“哈哈哈哈…”大笑起来,疯了一般吼道:“她该死!只要她疯了,你就不会迎娶她了。”

瞧着兀颜丽美丽的外表下,竟有一颗如此丑陋毒辣的心,自己一直视为妹妹的兀颜丽,害了自己心尖儿上的人。

痛心疾首的暒歌愤怒在心中沸腾,抬手一个顺转,一缕黄色丝状雾气从掌心发出…

顷刻间,兀颜丽便那一缕丝状雾气击飞了几丈远。

暒歌并未使出多大玄力,应声落地的兀颜丽青丝散乱于双肩,像极了一个怨妇。

艰难的一手撑地侧坐起来,脸色苍白的将将缓了口气,“闷哼”一声,吐出一口殷红鲜血…

右手捂住胸口,撕心的泣道:“君上,从我情窦萌芽之时,便对你生了爱慕之心,若是没有南疆的出现,你会喜欢上我的,对吗?”

“即使没有南疆的出现,我与你之间,也绝无半点儿女之情的可能。”颜丽的所作所为,令暒歌极度痛心,失望至极。

兀颜丽泪如泉涌的嚎啕道:“不!不会的,哪怕要我等上个亿万年,只要我经年在您身边,您终会看到我的好,接受我的一腔倾心,一定会的!”

从始至终,都是颜丽一人的一厢情愿。

将自己对君上爱慕,编织成了一张美而不实的网,没网住君上的心,反将自己困在其中。

欺骗自己的心与眼睛,骗自己感受到的,看到的,都是假象。

“一个人若是无心与你,日久生情这个词,是最无情苍白的字眼,放下吧!”瞧着兀颜丽撕心裂肺的哭泣,白曼不禁觉得颜丽甚是可怜,可悲。

爱,是美好而热烈的,然而,那只是赋予两情相悦的人。

无奈暒歌这一弯流水,兀颜丽却不是他要恋的落花。

弥天倾慕,最终换来的,不过是可悲的痴心妄想。

“若能放下,我何须等这几千万年?既是这千万年的痴等都无法的换来君上的心,我宁可化为一粒尘埃,散于这鸿濛太虚之间,永无此珠。”兀颜丽悲戚道,

语毕间,伸出右手随手一转,掌心中赫然出现一团强劲的银色光团,抬手做出猛击额间之势,想要自毁玄灵珠。

白曼急速从指间弹出一瓣笼罩在白色雾气里的白色花瓣,击在了颜丽的手腕上。

“兀颜丽身姿一颠,当即断了掌心的光团。

颜丽想自毁玄灵珠的一幕,暒歌原想出手阻止,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颜丽迫害他要迎娶进玄黄殿的南疆,这可是他要立为君后的南疆。

按照猎桑国的黄律,兀颜丽谋害未来君后,应罚至苦海使其玄灵尽散。

不愿亲手将颜丽罚去苦海毁珠灭灵,她既有自毁举动,何不以此作罚,免了他到时下令受罚的为难与痛心。

偏偏白曼施术阻止了颜丽自毁:“你还没给解药呢!”

兀颜丽有些恍惚,白曼阻止她自毁,究竟是救她,还是只因南疆?

其实,白曼此举,两者皆有,因颜丽对她有离珠之恩。

若非颜丽陷害南疆服下丧灵枯,致使南疆玄灵珠生出裂痕,白曼许是永生都只能在南疆的玄灵珠里呆着,只能与南疆在梦里做朋友。

“丧灵枯,无药可解。”

“你在何处寻得此药?”暒歌问道。

“叱云珩予我的。”

“毒害南疆,他也有份?”

“是我骗取叱云珩信任,去安之国防身用的。”

没解药?竟如此歹毒,急火攻心的暒歌怒道:“来人!”

无象一众四人进殿,颔首曲臂道:“君上!”

瞧了一眼跌坐在地板上一派万念俱灰的兀颜丽:“本君哀你不幸,怒你不争!”遂对无象道:“遵黄律,罪臣兀颜丽,免去兀颜族族长之位,罚至苦海行毁珠灭灵之刑!”

无象一众身四人纷纷看向心如死灰的兀颜丽,十分惊诧。

四人齐刷刷跪地拱手道:“还请君上三思,求君上赦兀颜族长死罪。”

暒歌没料到无象等人会替兀颜丽求情,毕竟都不知兀颜丽犯下了何罪。

“你可知她犯了何罪?你们就这般急着为其求起情来?”

“兀颜族历代效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末将求君上网开一面。”无象道

“要她功过相抵?”

暒歌霸气阴沉的语气,使得无象倏然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惶恐道:“末将不敢!”

“即刻押去苦海,行刑!”

白曼接过话,说道:“君上,白曼斗胆,替兀颜丽求个情,求君上免她死罪。”

暒歌斜了白曼一眼:“理由!”

“白曼为其求情有三,其一,南疆目前无生死攸关之忧,万物相生相克,其毒定是有法可解,其二,念她痴心一片,予她一条活路,其三,她…也是君上的臣妹。”

此番求情言语听起来,兀颜丽毒害南疆一事,其心可诛,其情可恕的意味。

思忖片刻,暒歌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罪臣兀颜丽罚至丙火飚,受灼身之刑两千年。”

瘫坐于地上的兀颜丽,神情有着崩溃,绝望后的呆滞。

死罪与否,于痛不欲生的颜丽而言,已无关紧要。

心碎了一地,千万年的弥天倾慕,换来的不过是一身千疮百孔,死与罚,真的不重要了。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