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八十章 卿本佳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十章 卿本佳人(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这残忍刑罚,令南疆分外震惊,这是要将兀颜丽活活烤至灰飞烟灭么?

虽说颜丽将自己害了个痴痴呆呆,可看这骇人的丙火星子折磨着她,很是于心不忍。

“无象将军,可以将颜丽放下来么?”

无象略微有些吃惊,料想是南疆生了恻隐之心:“不可以,她犯了罪,就该遵从猎桑国黄律,接受刑罚。”

“再这样下去,她会消散的。”

“不会,这只是皮肉之苦,她不会玄灵尽散的,况,本该将她发去苦海毁珠灭灵,是白曼求君上开恩,才免了颜丽死罪,罚至丙火飚受刑。”

疼痛难忍致使颜丽的表情有些狰狞,仍有几分吃惊。

“你不是疯了吗?”

“颜丽,你真的那么恨我么?当初,我是真心想与你成为朋友,你为何……”

“闭嘴!你也配成为我兀颜丽的朋友?”兀颜丽截话怒道。

“我原以为,你只是有些许骄纵,但绝无害人之心,不曾想,你竟想毁我玄灵珠。”

披头散发的颜丽,褴褛的素衣上血迹斑斑。

似乎,遭受的疼痛并未唤醒她的悔改之意,恨道:“若非你玄灵不灭,苦海便是你的葬珠之地。”兀

其实南疆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玄灵不灭,只知自己活了很久很久,也没试过跳苦海来证明,自己究竟灭不灭。

见颜丽此番境地,还口出恶言,白曼气呼呼道:“我都说了不要来看她,你偏要来,坏到骨子里去的人,根本不值得我们去怜悯。”

“我不需要你们可怜,不需要!你们给我走,走啊!”兀颜丽扭着被铁链牢牢栓住的手腕怒吼。

对于一向傲娇,甚至有几分清高的兀颜丽而言,是断断受不了别人可怜的。

白曼瞥了一眼兀颜丽,正想要反驳,忽飞来一位浅色华服的男人,落在无象身后,喊道:“颜丽。”

无象转头看去,此人正是阿頔:“你怎么来了?”

南疆侧身看向来人,面前的阿頔她并不认得。

若硬要说见过,也是在她服下丧灵枯之后,阿頔与叱云珩前去彤华宫,见过当时已被施了玄术而昏睡的南疆。

“见过无象将军,我…是来看她的。”

“她?”无象朝兀颜丽看去,心里已有几分了然。

眼前的兀颜丽千疮百孔,阿頔心疼不已。

不顾烤人的高温,也不顾丙火星子的灼伤,疾步去到颜丽身前,恨不能替她受罪。

兀颜丽瞥了一眼阿頔,嗤笑道:“呵呵,今日这丙火飚还真是热闹,一个个都装出一副心痛不已的样子,怎么?是想告诉我,你们有多慈悲吗?”

“颜丽,若是可以,我愿替你来受这灼伤之刑。”阿頔哽咽道。

“少在我面前假慈悲,我不需要!你们都给我滚!”

“将自己陷入这般境地,这就是你说的值得?”

瞧着丙火星子放肆的向兀颜丽袭来,阿頔抬袖一挥,试图将火星子抛开。

以他的玄术,怎能长时间抵挡这巨大火球喷溅下来的火花?

没抵挡一会儿,丙火球上又是接踵而来的火星子,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根本无力抵挡。

阿頔为颜丽阻挡丙火风暴的行为,令颜丽的愤怒渐渐平息:“别白费力气了,这可是丙火星子,以你的玄术,抵挡不了的。”认为只有阿頔不是来看她如何凄惨。

其实,来丙火飚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来看她如何的报应不爽。

而是因为,相识一场,替她感到惋惜。

方才阿頔说的值得,难道颜丽害自己一事,他也知情?

“你叫什么名字?颜丽要害我,你一早就知情?”

阿頔看了看嘴唇干裂,伤痕累累的颜丽,转身来到南疆身前:“阿頔见过南疆,不知情,在阿頔得知时,您已服下丧灵枯。”

无象脸色一沉,不曾想阿頔竟是对兀颜丽的罪行,是知情的。

“阿頔,你怎会如此糊涂?你替兀颜丽隐瞒罪行,该当何罪,你可知?”

“阿頔知道,稍后我便去向君上请罪。”

颜丽见状,自是不愿阿頔平白无故被自己牵连,可见其还算有一丝良知。

“不关阿頔的事,是我一人所为。”

“他这是知情不报,按黄律是要被问罪的。”

眼看又要多牵扯一人进来,南疆不愿见此事没个完,方才自己有此一问,无非是想知阿頔有没有参与,若是有,往后自己就离他远点,免生事端。

“无象将军,此事已有结果,就无须再牵扯他人了,况,我已无碍,还请无象将军莫要将此事告知兰花。”

白曼见无象有几分犹豫,接话道:“你若告知了君上,当初我们为何还要替兀颜丽求情呢?”

“是您与无象将军替颜丽求的情?”阿頔问道。

“是啊!若然,她早被沉入苦海腐肤蚀骨,玄灵尽散了,岂还能有命在此大言不惭,真是不知好歹!”白曼甚为不平的口吻说道。

话落,阿頔忽然屈膝跪在白曼与无象身前,伏地叩首道:“多谢无象将军与白曼为颜丽求情,为其免了散珠之罪,阿頔感激不尽。”

这冷不丁来一出伏地叩头,使无象与白曼很是意外。

“阿頔,你这是作甚?”说话间,无象伸手扶起阿頔。

阿頔的行为看在兀颜丽眼里,不知阿頔为何会如此紧张她的死活。

他可是叱云族的人,他的族长还要挟过她,摆明了她的死活于叱云珩而言,无足轻重。

细细想来,无象为自己求情,尚可被当作相识一场,而白曼也为自己求情,这又是为了哪般?白曼可是南疆的朋友。

自己害南疆疯癫,白曼不仅没落井下石,反倒还…

“我们走吧!”南疆说道。

阿頔向南疆,无象等人行了礼:“你们回吧!阿頔还想在此陪陪她。”

“你在这她也不会理你的,就让她好好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吧!”白曼说道。

无象轻拍了拍阿頔的肩膀:“是啊!让她好好反省反省,我们回吧!”

落寞的兀颜丽落入了神思,任由丙火星子摧毁着她的伤口,没有痛苦的叫喊,似乎没有疼痛一般。

白曼瞧了一眼形如枯槁的颜丽,叹道:“卿本佳人,奈何心毒啊!”转而对阿頔说了句“走吧!”

心疼于无形的阿頔与南疆无象等人幻为四缕颜色各异的雾气离了丙火飚,四人现身在彤华宫门口,阿頔拱手道:“阿頔先行告辞。”

“我们要去银河湾庆祝南疆痊愈,你与我们一道去吧!”白曼说道。

无象见神色暗淡的阿頔,没有言语:“阿頔,你叱云族若无事,就与我们一道去吧!”

大家都瞧出阿頔心情沉重,便想叫上他一起去银河湾,为他驱散心里的阴郁。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