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九十五章 废耳任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五章 废耳任之(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没错了,就是它。

“嗯~,这细看起来,模样虽是怪异,却有挡不住的威慑气势,不愧为号令万万将士的……”

无象端详着犼符对其不虞之誉,地不容当即截了无象的话,顺杆爬了起来:“那是,这犼符可是我族第一任族长亲造,这亿万斯年来,每一次战役,它都是见证。”

“是啊,若叱云族第一任族长玄灵有知,见当今叱云族依然执掌犼符,胸怀固国护君的赤胆忠心,想必甚感欣慰。”语毕间,无象将犼符放回了那方正的精雕红木盒里。

沉默一旁,显得有几分木讷的阿頔,情绪忽地高涨起来。

胸膛里那颗坚不可摧的爱国之心,似熊熊火焰,滚烫,热烈。

“叱云族有此殊荣,都是历任族长忠君尽职的功劳,我等,不过是坐享其成罢了。”

叱云珩略微不悦的斜了一眼阿頔,也不好强词夺理,为自己辩功一番。

话说回来,叱云珩这一任族长,确不曾为猎桑国立下过什么汗马功劳。

唯一一次,还是由上一任君上亲自领兵讨伐乌羌国,还落了个君上负伤而归,不久便一命呜呼。

所以,阿頔说的并无过错。

如今叱云族头上的荣誉光环,不就是叱云族历任族长,打下来的么?

叱云珩不过是顶着这历任族长忠君爱国,征战疆场立下的功绩,耀武扬威罢了。

“叱云族长,那我们走吧!”无象说道。

叱云珩轻点了点头,抬袖一挥,案台上的那红木盒子随着一团薄雾不见了影儿。

随无象幻为两缕颜色各异的雾气,在大堂作了消失。

须臾间,二人现身在彤华宫门口,步行入了大殿。

“臣,参见君上,殿下。”叱云珩恭敬的朝暒歌,旻玄行了礼。

“免礼。”

旻玄冷道:“君上传你觐见,为何拖延如此之久?”

暒歌猜想,定是犼符之事,使得叱云珩心里斗争了一番。

“臣…”

暒歌朝无象看去,心领神会的无象轻点了点头,意为犼符之事已妥。

“罢了,想必传你来是为何事,你已知晓,本君就不再赘述。”

坐于茶台的安之国特使,起身拱手道:“特使,见过叱云族长。”

“特使不必拘礼,你我两国是至交盟国,如今你安之国蒙遭外敌入侵,君上定会倾力相助。”

特使不甚感激,眼眶里泛起了红。

叱云珩近去特使身前,抬手轻拍了拍特使的肩膀,以示安慰。

暒歌见此情形走势,正合他意。

“无象将军,将犼符呈上来。”

叱云珩与无象面面相觑,这援助安之国,领兵迎战一事,应是他叱云珩才对啊!

正处于茫然不解中,无象已走到叱云珩身前:“叱云族长,请将犼符交予我呈上去。”

“这是何意?”

“叱云族长,您可有何疑虑?”

大殿的每个人纷纷看向叱云珩,使得叱云珩顿感如芒在背,很是不安。

瞧这架势,这是要硬逼自己交出犼符了。

叱云珩心下急得跟一团乱麻似的,若没了犼符,他叱云珩便会一无所有。

所有大计都将化为泡影,他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叱云族,恐也名存实亡。

他如今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来彤华宫,悔自己没有当机立断。

当时无象去叱云族时,在说起要携上犼符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临阵起兵。

早知援助安之国一事,会让他交出犼符,当时就该在叱云族将无象灭了。

自己再顺势起兵攻打彤华宫,而其安之国如今也自身难保,断不会弃本国战乱不顾,而领兵援助彤华宫的。

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孤立无援的境地……

叱云珩有几分怨恨的眼神朝无象看了看:“这…恐有不妥吧!”紧着向暒歌抱手道:“君上,犼符历来由我族掌管,支援安之国一事,君上应下旨,由我族领兵才是。”

叱云珩不愿呈上犼符,暒歌已无甚耐心看他目无尊卑黄法的跋扈气焰了。

只见暒歌随手一拈,一缕金黄色的丝状雾气从指间发出,直击叱云珩的左手宽口袖里。

霎时,从叱云珩宽口袖里飞出一件方正的红木盒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暒歌的手里。

叱云珩见红木盒子飞出了袖口,伸手想要去抓住,却为时已晚。

只能眼巴巴看着红木盒子飞到暒歌手中。

旻玄见犼符已到了暒歌手里,脸上划过一抹浅笑,端起茶杯悠闲的抿了一口茶。

旁侧的南疆见暒歌打开了红木盒子,里面是一座坐姿形态,以红玉雕刻的长相奇特之物。

暒歌拿起红木盒里的犼符仔细瞧了瞧,便放回了盒子里,低沉道:“本君的黄令,你叱云珩充耳不闻,你眼里可还有本君?”

心神不宁,怒火中烧的叱云珩,镇定道:“君上,臣方才之举,实属不该,请君上恕罪。只是,臣不知,君上为何要拿走臣一族执掌的犼符,眼下支援安之国一事,应当由我族领兵才是,这是我族肩负的责任。”

暒歌瞥了一眼叱云珩:“援助安之国一事,本君另有人安排。”说罢,拂袖出了案台。

叱云珩阴狠狠的看了一眼无象,以为君上安排的人是无象将军,让无象拿着犼符去调遣他的叱灵军,实在懊恼不甘。

暒歌走到离叱云珩三尺开外的一处停了下来:“自本君继位以来,你族以下犯上之事做的可不少,今日这一句恕罪,本君怕是要废耳任之了。”

叱云珩一听,不对劲,暒歌今日怕是要借支援安之国一事,摆自己一道,好借机收回自己的兵权,又气又急的屈膝跪地,道:“君上,臣冤枉啊!臣一直尽忠尽职,为君分忧,从未有过犯上不敬啊君上,是臣未管教好属下,求君上息怒,臣定会严加管教,杜绝此类犯上之事的发生。”

霸气袭人的暒歌斜了一眼叱云珩,沉声道:“息怒?你不过是仰仗你族,历任族长立下的功绩荣耀,坐镇叱云族。你不仅不心怀感恩,还纵容属下目无尊卑黄法,蛮横嚣张,活了近七千万年,你可是活够了?”

“臣知罪,求君上开恩,给臣一个重整军纲的机会……”

暒歌不想再听叱云珩的诡辩,伸出双手十指尖并拢,手心呈空状,全身笼罩在一层黄灿灿的丝状薄雾中,双手用力合十…

赫然间,暒歌身后现身一只身体呈半透明状,通体蓝白条纹的巨大灵兽。

殿内众人见状,纷纷感到震惊。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