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一百零七章 蓝猫壮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零七章 蓝猫壮死(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那股狠劲,誓要在犼的背上凿出个血肉大坑来不可。

腹背受敌的犼,发出一声惨烈的怒吼,猛力拍打着膜翼,一个侧身将蓝猫甩下了背脊。

被蓝猫拼力抓刨的背上,已有一个凹陷的焰红肉坑,如同烂泥一般,爪痕清晰可见。

落败的犼往另一端飞奔而去,从它的背脊上掉落的焰红水滴,便是犼的血液。

犼落荒而逃,暒歌认为趁犼受伤,不能让它有喘气的机会,得乘胜追击。

这等邪兽伤愈后,定会卷土从来,毫不犹豫的与蓝猫追击上去。

途经一朵紫红色的星云漩涡处时,一眼便瞧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团移动的焰红物,是犼。

暒歌加快了速度,执于右手的剑直指那团焰红物,一个剑旋动作,猛刺而去。

剑尖儿处,随即连飞出七八把同样的符咒剑,一把接一把的飞刺过去。

蓝猫随着那一线符咒剑,迅捷的蹿身一跃,蹿到暒歌前方好几丈远的距离,势必与暒歌联手,将犼化为尘埃。

发出一连串的符咒剑,均被犼轻松的避开了去。

蓝猫灵机一动,想与暒歌一前一后堵截妖犼,遂加快速度,飞蹿而上,就快跃过犼时,不料,那奸猾的犼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一个回身,张开焰红阔嘴,接连吐着一团团火烧云向蓝猫击来…

“不好,又是它的障眼法!”暒歌暗道。

唯恐蓝猫掉以轻心,暒歌奋力一剑劈去,想要劈散那几团火烧云。

然,剑气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与蓝猫近距离而杀个回马枪的犼。

只见蓝猫张开嘴,想要撕碎这一团团火烧云,却见火烧云里飞出一颗焰红晶球,直击蓝猫嘴里…

紧接着是一连好几颗焰红晶球从火烧云里飞出,以疾如雷电之速朝蓝猫嘴里击去……

暒歌大喊:“蓝猫!”话音堪堪落下,虚空上随之传来蓝猫悲壮的嘶吼声。

暒歌随手一拈,一面浅黄薄雾急速飘下接住蓝猫,瘫倒在薄雾上的蓝猫一口一口粗沉的喘息着,全然没了先前与犼厮杀时的勇猛模样。

脸颊上还有几道被犼所伤的抓痕,暒歌极速落在蓝猫的下巴处,伸手轻轻抚着蓝猫受伤的脸颊。

不曾想,此次能抚摸蓝猫的脸颊,却是…在蓝猫倒下之时。

硕大的银色瞳里有一种不舍的情感,更多的是疲惫,似乎蓝猫累了,想歇息了。

暒歌当即红了眼眶,这可是第一只与他有缘的灵兽,在他玄灵珠里住了近两千年,早已将蓝猫视为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

暒歌不舍得失去蓝猫这个兄弟,紧着施玄术救治蓝猫,指尖将将传出一缕黄色雾气…

却被虚弱的蓝猫用下巴轻轻碰了碰暒歌腹部,阻止暒歌施术救治于它。

蓝猫清楚因自己大意而命不久矣,不愿暒歌费玄力救治它。

暒歌鼻尖一酸,心里的难过无法形容,泪光闪闪的低沉道:“本君不准你散去!本君还要与你一起并肩作战!”

蓝猫虚弱疲惫的眨了眨银瞳,虽然不会人话,但是它知道,它都知道,威武霸气的暒歌不舍它散去。

可它伤的很重很重,重到…无法救治,哪怕暒歌利用玄黄之气,也无力回天。

灰飞烟灭在即的蓝猫,银瞳里流下两行透明的泪水…

它很是后悔自己中了犼的障眼法,害得暒歌为它难过心扉,它很悔!

也许,这就是命,命中注定,它只能陪暒歌这一段光景。

蓝猫沉重的眼皮就快耷拉下来了,仍是用力的睁了睁眼,泪眼朦胧的想要再多看一眼这个与自己有缘且降了自己的人。

“蓝猫…蓝猫…不要散去,本君不许,本君还要助你幻成人形。”暒歌哽咽道。

泪眼汪汪的蓝猫最后看了一眼暒歌,闭上眼就再没有睁开。

在闭上眼的那一刻,眼角流下了两行透明的泪水,所有的不舍,都在泪水里。

暒歌用力摇着了摇蓝猫的下巴:“蓝猫…蓝猫…”

眼角还有泪痕的蓝猫,走得很安详,身体逐渐消失,化成了蓝色与银色的粉粒,飘散在虚空之中……

泣不成声的暒歌仰头看着虚空上蓝银两色的粉粒,顿感有一种亲情分离之痛。

如今视为战友的蓝猫消散于鸿濛之间,化为尘埃。

这份锥心之痛,暒歌确实难以消受。

犼见暒歌愣在原地看着虚空上飘散的粉粒,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遂凶猛的朝暒歌扑去,危险逼近,暒歌仍是不为所动。

那双利爪快要靠近暒歌之际,另一端忽出现一道墨光剑气,快准狠的劈在犼的利爪上。

措不及防的犼吃了大亏,疼的那双利爪颤了颤,拍着膜翼腾空了好些高。

“暒歌!”

这无比焦急的声音忽从虚空上传来,显得很是突兀。

沉浸在悲伤中的暒歌瞬时回过了神,转头看去,正是一袭墨色华服的旻玄。

犼被旻玄的剑气狠狠劈了一道,大怒的张开阔嘴朝旻玄吐出一团火烧云。

又来这一招,还真是屡试不爽,暒歌喊道:“闪开,那是它的障眼法!”说罢,朝旻玄飞速而去。

旻玄紧着一个侧身,避开了那团火烧云。

“你为何来了?”

旻玄将暒歌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才那妖物对你发起攻击,你为何不躲?”见暒歌眼眶红红的,遂继续道:“我去彤华宫探望南儿,正好见阿頔送无象回宫。”

虽说旻玄去彤华宫探望南疆,令暒歌心里有点堵,可眼下最为紧要的可不是吃飞醋。

“无象伤势如何?”

“伤势较重,我临走时,南儿正利用她的曼殊沙华为无象疗伤。”

将将语毕,见犼又折了回来,旻玄深邃的墨瞳里冒着冰冷的寒光。

一只犼,岂是冷血动物苍蟒的对手?

若非暒歌在此,旻玄是很想幻出真身,一口将犼吞了下去,省得与犼费时费力打斗,也好让它知道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

旻玄幻出一把寒意袭人的墨色长剑,紧了紧剑柄,与犼展开了一场各显神通的恶斗。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