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一百四十章 完全是人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四十章 完全是人为(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在如此严肃的场合下,兰花还说这么不庄重的话,南疆抬手掖了掖鬓发,以掩饰脸上掠过的一丝慌乱不安。

后将玉手交叠腹前,笔直的站在暒歌身旁,自带高华气质的看着下方众人。

与此同时,其他几位从未见过南疆的将军,纷纷向南疆投去注目礼。

白璧无瑕的罕见美貌,清澈闪亮的眼珠黑白分明,与众不同的气质让人为之倾倒。

一袭湖蓝色华服佩上一条白纱披帛映得她更是粲然生光,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怎一个美字了得。

没想到,猎桑国竟有如此俊极无俦的女子,即便在整个鸿濛大地,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水苏将军猛然想起,自己的掌上明珠红景说起过,君上身边有一位美貌惊人的女子。

莫非,就是这位叫南疆的女子?

今日一见,果然美的不可方物,很得君上重视。

自己的女儿虽姿色不俗,气质脱俗。

但与这位叫南疆的女子比起来,自己的女儿也仅仅是,不俗。

水苏将军一直想做国丈为自己谋取权势地位,荣华富贵的虚荣心,瞬间破灭。

希望落空的滋味,自是不太好受的。

见水苏将军灰丧着脸,暒歌还以为,水苏将军是对无象的提议有异议。

“水苏将军,你可有何提议?”

被暒歌点名,水苏将军先是一惊,紧着抱手道:“回君上,没有。”

暒歌朝众人看了看,起身道:“殿下方才的提议,本君需稍作调整,由本君与无象将军领十五万将士正面进攻,另十万将士由殿下挂帅与水苏将军及另两位将军侧面发起进攻。余下十万将士及两位将军由猎戎族与兀颜族两位族长领兵与殿下左右进攻,各位将军的副将不作调整,自领左右。”

众人很是诧异,君上亲自领兵?

旻玄略微吃惊的看着暒歌:“你要亲自领兵开战?”

“正是。”

“父君之事,就是前车之鉴。”

“乌羌国要吞并我猎桑国,若国家没了,要一国之君还有何用?”

暒歌不容商量的口吻,使得阿頔将原想劝阻暒歌不要亲临战场的话又咽了下去。

此次战役,直接与猎桑国的命运有关。

暒歌背负着整个猎桑国的存亡,压力之大,无以言表。

若战败,鸿濛大地上将永无猎桑国。

若战胜,乌羌国会反遭猎桑国吞并。

因此,成败在此一战!

“本君宣令!明日寅时,进攻乌羌国。此战,关乎我猎桑国存亡,只许胜,不许败!”

“谨遵君上黄令,臣等,誓死捍卫我国完整!”众人齐声道!

暒歌命众人退下精心备战,唯有旻玄未离开。

走下案台的暒歌想与旻玄说说话,明日就要攻打乌羌国,战场上瞬息万变,万一……,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做好拼死一战的暒歌是希望旻玄能活下来的。

如此,也算是保住了父君的一滴血脉。

“明日开战,你务必小心为上。”

“嗯。”旻玄轻点了点头:“攻打乌羌国,有几成胜算?”

“六成。”说话间,与旻玄去了一处茶台落座。

“只有六成?你玄灵珠里的黄龙不能参战?”

“若没有黄龙,胜算只有四成。”

旻玄暗想,若加上自己的苍蟒,胜算应有八成。

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旻玄是不愿苍蟒参战的。

因与苍蟒合为一体,会使旻玄狂性大发,张嘴就想吞人,冷血凶残到极致。

这就是邪兽与祥瑞兽本质上的不同。

“黄龙,是祥瑞灵兽,鸿濛列国对其求而不得,你是否太过低估黄龙?”

暒歌端起茶杯小吃了一口,倒蛮希望是自己低估了黄龙。

尚且不知乌羌国国师究竟身藏多大本事,更不知国师的玄灵珠里是否有灵兽。

若是有,黄龙又是否斗得过?

又会不会如蓝猫那般,英勇壮死?

暒歌不想把猎桑国的存亡,全寄托在黄龙身上。

都说,擒贼先擒王,两国交战,同样如此。

“若能将乌羌国国师毁珠灭灵,等同于灭了整个乌羌国。”

暒歌暗自打算,若是不敌,那就将玄黄之气全部集到自身玄灵珠,与国师来个玉石俱焚。

只要国师灰飞烟灭,旻玄下一步自会吞并乌羌国。

“我与你二人合力对付国师。”旻玄堪堪语毕,赤乌就过来在暒歌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也不知赤乌说了什么,暒歌脸色都变了,似乎很是震惊。

暒歌转头朝南疆看去,见她正与白曼聊着什么,遂吩咐赤乌将她叫了过来。

“兰花,你找我?”

沉默不语的暒歌脸色不太好,南疆朝旻玄看了看,不会是两人讨论战事起争执了吧?

“你们怎么了?”

旻玄也是一头雾水:“南儿,我们没事。”

暒歌轻抿了抿薄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赤乌,你说予南疆听吧!”

“是。”侧身对南疆说道:“南疆,君上的身与心只会为您守,其她女子根本诱惑不了君上,那日在大殿上,君上会将白曼看成是您,完全是人为。”

“人为的?”南疆心下一直祈祷不要是白曼。

“是,那日君上出去寻你前,吩咐我将茶具收好,暗中查找原因。我在君上的茶杯里验出一种能使人意识模糊,口干舌燥,欲火难抑的云雨散(sǎn)。”

“云雨散?那是何物?”

旻玄接话道:“南儿,云雨散是一种媚药。”

“你很熟悉此药?”暒歌冷不丁的问道。

旻玄脸一沉,这是刻意在南儿面前败坏我的名声么?

晓得此药,不代表自己就用过不是?

好歹自己也曾游历鸿濛数万年,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见得多了。

“那你说的人为,是何人所为?”南疆问道。

“我去专供君上饮食的膳房查验,一无所获。又将负责膳房的所有小娥一一盘查,得知有一名小娥不知去向,经过数日的寻找,终在地面寻到了那位小娥。因涉及的人是您十分看重的,恐您不愿相信,便将她带了上来,让她来告诉您这其中经过。”说罢,赤乌去宫门口将那小娥带进了大殿。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