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罪该万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罪该万死(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颜丽登时气得怒红了脸,甚为当初陷害南疆一事感到羞愧。

地不容此言摆明是在告诉颜丽,她也是不臣之人。

被扣一顶乱臣的帽子,简直就是在辱她整个兀颜族上下。

“你住口!我已为当初犯下的错受到了惩罚,而你地不容,犯下的可是叛乱投敌的死罪!”随即愤愤朝地不容飞速而去,大吼道:“受死吧!”

英姿飒爽的颜丽这一声怒吼,听得阿頔心里为之一震,原来战场上的颜丽是这样一副勇猛无惧,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

这是那个平素在宫里华服裹身,娇柔窈窕,是那样弱柳扶风的颜丽么?

如此一面的颜丽,也难怪会成为阿頔绵长深沉的爱恋。

加入战斗的阿頔与颜丽左右开攻,地不容显得较为吃力。

无论使出的剑术还是玄术,均被颜丽与阿頔见招拆招,配合的天衣无缝,却都未伤到地不容分毫。

阿頔认为,若持续消耗地不容的战斗力,最后地不容也会精疲力尽,束手就擒。

然,两国交战,最忌恋战,眼下须倾其所能,尽快擒住地不容才是。

想了想,若由下方的颜丽近身与地不容决斗,这能起到一个很好的牵制作用。

如此一来,地不容便无暇腾出手来应对上方的我。

随即收了长剑,猛地一个向上蹿飞,来到地不容的头顶上方,预备施术与颜丽各展所长擒住地不容。

察觉不妙的地不容素来惜命惜的紧,他的一贯宗旨是,打不过就逃,只有傻子才会逞能!

遂朝颜丽狠狠一道剑气劈去,趁颜丽侧身躲避之际,侧身朝虚空的另一处逃去。

颜丽见状,连忙追了上去…

堪堪抬手施术的阿頔见地不容采取三十六计,逃为上计,紧着也追了上去。

在御空追地不容的过程中,阿頔奋力抬手一挥,一片浅色气浪顿显在地不容前方……

登时,地不容身前方那些一闪一闪,泛着斑斓辉光的星尘石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砌成一堵严丝合缝,泛着斑斓微光且有着半人高的墙体挡住了地不容逃命的路。

地不容顿时被眼前变幻出的景象惊的愕然失色。

即是此路不通,换个方向逃命便是。

紧着侧身想往左边逃去,左边也有星尘石块垒砌起来的墙体,往右边,右边也有!

不敢相信的地不容环顾周遭,自身已被平素虚空上有着斑斓辉光,毫不起眼,大小不一的星尘石块形成的墙体围困。

眼看阿頔与颜丽追杀而来,地不容以为,这半人高的斑斓墙体是挡不住他的。

随即纵身一跃,想逃离这个包围圈。

哪知,这些星尘石块似跟地不容有夙仇一般,地不容往上跃十尺,那一圈星尘石块形成的墙体亦随地不容往上跃十尺,就是不让地不容出去。

上方,下方均试了两次,同样如此。

急红了眼的地不容随即挥剑,猛劈星尘石块形成的墙体,想以此劈开墙体逃命去。

“咣啷…咣啷…”

劈了一下,两下,三下…

登时,地不容的身影淹没在一片火花四溅里…

用尽全力劈了半响,地不容手里的剑丝毫未感到墙体有大的松动迹象,只有零星砂砾掉落之感。

心焦纳闷的地不容停止了挥剑,瞧着方才剑劈过的地方,竟只劈掉一些星尘石块不规则的边边角角?

想不到平素泛着惹人喜爱的辉光石块,如此的坚硬!

地不容还不死心,继续挥剑猛劈,幻想能劈开一条生路来。

与颜丽追来的阿頔姿态潇洒的立于星尘石块圈外,瞧着地不容卖力挥剑的背影,沉声道:“地不容!你别白费力气了,这可是蕴含暗能量的星尘,即便你挥断手臂也是劈不开的,还不束手就擒?!”

地不容怔了怔,转身看着颜丽与阿頔:“颜丽,阿頔,看在我与你二人同僚一场的份上,求你们放了我。”

“放了你?忠臣不事二君,你原是我猎桑国的臣子,却心怀异志,投靠乌羌国。按黄律,你罪该万死!”

“不,我罪不至死,我是被叱云珩胁迫,他从未将我当作一个将军,只将我当作是他身边一条摇头摆尾的黄耳罢了。是他见新继位的君上玄龄尚轻,仗着手握叱灵军就密谋造反,想做作猎桑国的主,是他险些将你毁珠灭灵,也是他威逼于我一道投靠乌羌国。”

为了活命,地不容将自己的罪摘了个干净,一派被逼无奈的神态,想以此蒙混过去。

一旁的颜丽瞧着地不容那抱赃叫屈的姿态,甚是火冒三丈,厉色道:“你与叱云珩狼狈为奸,纵然你巧舌如簧推了个干净,也休想脱罪!”

“我说的千真万确,当初叱云珩予你丧灵枯,是他有心为之,他想借你之手去毁了猎安两国之情谊,他盘算好即便事情败露,使君上大发雷霆,受罚的也是你!”

听地不容这番的旧事重提,颜丽心下对地不容恨的是咬牙切齿。

曾因爱慕暒歌几千万年,却得不到一丝丝特别的偏爱,这才因南疆的出现生了嫉恨之心,而做出错事来。

尽管颜丽为此受到了惩罚,可那永远是颜丽抹不去的印迹,似嵌在了心上,烙在了脸上。

恨当初的那个自己,同时也恨那个旧事重提的人。

仿佛那人在她脸上看到了“毒妇”二字,那对颜丽来说是一种耻辱。

但她也不想用‘年少无知’来为当初的自己辩解,错了就是错了,该受的罚也受了。

飒爽的颜丽挥了挥长剑,低沉道:“你现在说着这些无关痛痒的话有何用?论罪,丙火飚可不是你的领罚之地!”

言下之意,苦海才是地不容的受刑之地!

这是要毁珠灭灵啊!地不容顿时恐惧不安,脸色都变了。

不可!我不能入苦海!不能化为尘沙!

一时慌了神的地不容倏忽眼睛一亮,想到一个交换的法子。

“兀颜族长,我若告知你一个秘密,你可会放我回地面?我保证永生不再上虚空,不再投靠任何国都,只求在猎桑国依山傍水之地做一个平凡百姓。”

颜丽凝了凝眉,秘密?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