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一百五十章 我死不足惜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五十章 我死不足惜(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颜丽凝了凝眉,秘密?

阿頔略微有些吃惊的看着地不容,难道当初由叱云珩统领叱云族时,地不容与叱云珩暗中还做过别的勾当,而自己作为叱云珩的副将,竟未察觉异样?

“你若有半句假话,我定叫你葬身于这星尘石块之中!”阿頔低沉道。

地不容深吸了一口气,大有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阿頔,你可还记得,当初叱云族共炼出两颗丧灵枯,炼制那两颗丧灵枯你也出过一份力。”

“那又如何?”

地不容早就晓得,少了一颗丧灵枯之事,阿頔是不知情的。

因使用第一颗丧灵枯时,是他地不容瞒着阿頔取来的。

“当初兀颜族长来叱云族讨要丧灵枯之时,叱云珩犹豫不决,只因那是最后一颗丧灵枯。”

最后一颗?

地不容的话,阿頔表示存疑。

“整个鸿濛大地,只有猎桑国的叱云族炼制出使人玄灵珠崩裂,生出痴颠之相的丧灵枯,叱云珩当初说过,是要用在战场上的。所以,即便兀颜族长取走一颗丧灵枯,那也还剩下一颗才是。”

“叱云珩乃一族之长,因此你从未怀疑过他半分,你始终抱着他与你一样,都是护民忠君的臣子。怎知他其实就是一个不作为,倚靠叱云族先辈积存下来的荣耀耍着威风的无能之辈!”地不容苦笑了笑,继续道:“我又何尝不是呢?当初是我愚笨眼拙,未看清叱云珩的狼子野心,受他蛊惑竟还信了他的纸上谈兵。”

跟随叱云珩几千万年,阿頔多少对其有几分了解,仗着手中的半数兵权,目中无人是常态。

原以为,叱云珩也就这么点横行霸道的能耐,谁叫他姓叱并承袭叱云族的族长之位呢!

岂料,自命不凡的叱云珩却生了谋逆的野心,异想天开的想坐猎桑国的主。

然而,叱云珩的野心已是昭然若揭,现如今玄域列国都知晓猎桑国出了一个大叛臣逃去乌羌国,可这与地不容说的秘密有何干系?

一旁的颜丽恨恨的瞧着地不容:“这就是你所谓的秘密?”

颜丽认为,任凭地不容说的天花乱坠,也逃不掉珠散灵灭命运,更别说地不容所谓的秘密,根本没有减轻他罪责的价值存在。

颜丽委实不想再听地不容为了推罪的废话,随即举剑怒指地不容:“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说罢,就要纵身朝地不容飞去。

地不容见状,紧着大喊道:“且慢!你们就不想知道另一颗丧灵枯去了何处?又是用在了何人身上?”

阿頔与颜丽相互瞧了瞧,纷纷感到诧异。

敢情地不容手里握有天大的秘密?

这才使他有信心用那个秘密,来交换自己的性命?

“说!”阿頔正色道。

“要我说可以!但是你得先答应放我去环山绕水的地面,隐姓埋名做一个平民百姓。”

颜丽一听,顿时大为光火,一个叛贼,竟敢与我等讲条件?

死到临头的叛臣,为了活命,定是谎话连篇。

因此,地不容说与不说,颜丽都是铁了心,地不容非死不可!

“本族长就成全你,允许你带着你的秘密一道灰飞烟灭!”

颜丽凛冽的神色,坚决如铁的言语,令地不容背脊发凉。

原还指望这个秘密能救自己于危难,怎料兀颜丽根本不稀罕知道那个秘密。

眼下,似乎没有再谈下去的意义,说与不说,自己都得珠散灵灭。

可地不容总想博上一博,兴许就有了转机?遂连忙说道:“兀颜族长,猎戎族长,我知道我有罪,我成了叱云珩的帮凶。

可我犯下的所有罪都是受叱云珩的指使,我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副将,他的吩咐,我不敢不从。阿頔,你曾也是叱云珩的副将,你难道不清楚作为叱云珩的麾下,你我唯有听命服从,不是么?”

阿頔心下颇有感触,遥想当初的自己不过是军营里一介不起眼的小将士,一步一步从小将士升至叱云珩的副将。

靠的是什么?

不就是‘唯命是从’么?

然而,地不容与阿頔本质上是有不同的。

阿頔很是清楚,他首先应效忠于猎桑国的君,其次才是自己头上的直属将领。

而非地不容那般,只要是叱云珩的命令,无论对错,领命执行便可。

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说‘帮凶’都是轻的。

“你说的没错,作为其麾下,听命行事,是我等职责所在。然而,我有明辨对错的能力,不会盲目听命!我始终牢记,我应尽的忠,是我猎桑国的君,其次才是叱云珩。

若当初叱云珩吩咐我执行祸国弑君的命令,我定死不领命!这便是我与你最大的不同。”

听完阿頔的一番话,地不容心下是五味杂陈,十分不是滋味。

想起这些年效命于叱云珩,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可不就说自己不过是叱云珩身边的一条摇头摆尾的黄耳么?

不思考对错,叱云珩叫往东,自己就不敢往西,还要百般的去讨好。

“呵呵”地不容神色黯然的笑了笑:“是啊!我若有你这般觉悟,也至于听命叱云珩取丧灵枯去杀害先君上。”

阿頔与颜丽顿时惊骇不已,先君上是服用了丧灵枯才……?

“你说什么?”颜丽惊问道。

“我要说的秘密就是,在与乌羌国第一次开战之时,先国君亲率将士迎战,叱云珩与乌羌国国师串谋,命我取一颗丧灵枯来诱骗先君上服下。战场上的先君上因此痴傻,乌羌国国师与叱云珩这才有机会击碎先君上的玄灵珠。”

怒不可遏的阿頔随即抬手发出一掌看不见的气浪,只见将地不容团团围住的星尘石块迅速收缩,将其紧紧的挤压其中。

“啊!”地不容顿时神情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依稀还听见骨骼断裂的“咔擦”声。

绝望的地不容心下是无尽的悔恨,用尽全力的嘶吼:“我有罪!我该死!我死不足惜!”

他放弃了生还的任何可能,不想再求阿頔与颜丽放自己一条生路,只想以死谢罪!

无论是没有智慧的助纣为虐,还是与叱云珩狼狈为奸,自己今日下场,都是自己亲手葬送了自己。

说到底,是自己取来丧灵枯予叱云珩的,自己有参与弑君,那就是死罪!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