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玄幻魔法>幽幽曼殊王者香> 第一百五十一章 应了名讳之意?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五十一章 应了名讳之意?(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说到底,是自己取来丧灵枯予叱云珩的,自己有参与弑君,那就是死罪!

只不过,从未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玄灵尽散,还背着一个弑君叛国的罪名而散。

本想以为,能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生中,攀富权贵受人指使抑或是枉道事人,只要能成为人上人,为自己家族争光,那也算得是求而有道。

哪怕是,与叱云珩沆瀣一气,联袂乌羌国谋反!

可如今看来,奄奄一息的地不容非但没能为他家族增添荣光,还为其家族留下一抹浓重的黑,成了他家族的罪人。

此时,地不容双手臂以下的躯干已被挤压断裂,致使内腑严重受创而呛着血…

意识在逐渐消失,眼皮无力的耷拉着,昏昏沉沉的瞧着眼前模糊的斑斓尘光。

他清楚,自己即将带着一身的罪孽化为晶体粉尘,散于虚空之中。

临灭在即,虚弱无力的地不容缓缓放下沉重的眼皮…

颜丽见地不容迟迟未化为灰烬,便抬手想送他一程,却被阿頔拦了下来。

“念在他与我等同僚一场,就让他如此散去吧!”

若非阿頔阻拦,颜丽是真想亲手击碎地不容的玄灵珠,就算击他万次玄灵珠,也难以抵消他伙同叱云珩使用丧灵枯陷害先君上的罪。

深知阿頔素来宽厚待人,左右地不容都是要化为乌有,索性就依了阿頔。

可心下仍然为没能亲手击碎地不容的玄灵珠而略有不痛快,冷冷道:“你说,地不容的爹娘是否有推算命理的本事?”

阿頔愣了愣,不明颜丽为何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为何有此一问?”

“他的名讳叫地不容,兴许地不容的爹娘算准了自己儿子会走上弑君叛国的路,故而为他取名地不容。”

“你的意思是,地不容若是不忠君护国,此名讳就是他爹娘对自己儿子的诅咒?”

“难道不是?”

颜丽这推断着实令阿頔有些毛骨悚然。

哪有自己的爹娘为儿女取名是为了诅咒的呀!

“你这,你还真是脑洞大开。”

“我没说错呀!你看,地不容叛乱投敌在先,现如今虚空之境容不下他,环山绕水的地面亦容不下他,果然应了名讳之意不是?”

“我倒不这么认为,许是地不容的爹娘为其取此名讳的初衷,意在提醒他在任何时候,做任何决断之前,都要三思莫要走错了路。若品性卑劣,怙恶不改,别说是人人仰慕向往的虚空之境容不下他,就连最淳朴平凡的地面也是没有他的容身之处。因玄域大地的每一方百姓,每一个角落都容不下一个大奸大坏之人。”

颜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都一样么?都是容不下。”

将将语毕,就见地不容露在星尘石块外的身体在一寸一寸渐变成绿银两色密集微小的光点,那是身体渐渐消失才会出现的晶体粉尘。

蓝白两色光点所到之处的身体似遭到了腐蚀,骨肉化为了乌有。

光点蔓延到地不容的头颅,将其身体最后一寸骨肉化为灰烬后,就见还有着地不容人形模样的蓝白光点瞬时扩散,飘散于虚空各处。

只剩下方才头颅处悬浮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绿银银晶体珠子,那便是地不容的玄灵珠。

玄灵珠内里逐渐起了碎裂晶丝,颜丽正为此纳闷,为何地不容的玄灵珠还未化作灰烬?

眨眼间,就听见“砰”的一声碎响,地不容的绿银玄灵珠瞬间炸得粉碎,似烟花一般绽开来。

地不容带着未达成的志向,以及所有的罪过,烟消云散。

自种其因,必自食其果。

此后,鸿濛玄域里,再无地不容此人。

看着星尘石块中再无地不容身影,阿頔多少有些为地不容感到惋惜。

随即抬手一拈,星尘石块随即散开,漂浮于虚空各处。

一切恢复了原貌,完全瞧不出就在方才,此处还发生过一场残酷的玄灵尽散。

“我们走,抓捕叱云珩!”

阿頔点了点头,与颜丽幻成两缕颜色各异的雾气来到十分激烈混乱的战场中央。

寻了一圈,并未看到叱云珩身影。

君上,殿下,无象将军的身影也未看到,倒是看到了水苏将军。

想必,君上与殿下一道去对付乌羌国国师了,这场两国交战,可是国师一手掀起的。

颜丽撇下阿頔朝水苏将军飞去,半道上遇到杀来的乌羌国将士。

阿頔见状,紧着飞了上去与无所畏惧的颜丽合力,三两下就灭了杀来的七八个乌羌国将士。

“水苏将军!水苏将军!”

正拼力杀敌的水苏听见有人唤自己,抬头一看,是兀颜族长,身侧还有猎戎族长。

紧跟着脱离战斗,纵身一跃飞去与颜丽,阿頔回合。

受了些皮外伤的水苏将军抱手道:“兀…”

颜丽见状,紧着截了话:“不必行礼,为何不见叱云珩与无象将军?”忧无象将军一人不是叱云珩的对手。

不见无象将军?方才还在混战中瞧到一眼无象将军的。

水苏将军转头寻了一圈,无象将军正在另一处幽暗之处击杀,便抬手指向那处幽暗:“无象将军在那。”

顺着水苏将军指的方向,见与无象将军厮杀的并不是叱云珩,顿时放下心来。

那叱云珩又去了何处?

莫非殿下去抓捕叱云珩了?那岂不是君上一人应对老奸巨猾的国师?

才放下的忧心,又爬上颜丽的眉宇间。

随即对阿頔说道:“我去寻君上,你留在此领兵杀敌。”说罢,转身就要走。

“好。”

阿頔话音将将落下,水苏将军又说道:“殿下已去协助君上擒乌羌国国师,兀颜族长不如留在此地带兵杀到乌羌国大殿?只要我等攻到大殿生擒乌羌国君上,国师定会不战而降。”

“殿下已经去协助君上了?”

“正是。”

“那叱云珩又去了何处?逃了?”

“叱云珩已被殿下擒住,现处于昏迷状交予我军看守着。”

这情绪一上一下颠的如此反复,还真叫颜丽不好受。

眼下总算是晓得叱云珩已被擒住,且君上有殿下从旁协助,想来国师也是讨不到什么便宜的。

系统流 xitongliu.c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