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一章 排练(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系统流 xitongliu.cn

来到杭城电视台,吕依带他到后台去找两位合作的女演员。

金梓含是个很漂亮的女演员。

荆裟也风采依旧。

见面聊过几句,张扬问节目组准备好剧本没有。

吕依代为回答:“已经准备好,《三十而已》,你出演丈夫许幻山,梓含出演林有有。”

那么荆裟自然出演妻子顾佳了。

接着,他询问张导是不是真的来不了。

吕依回答:“张导因为一些个人事务的确不能担当本期评委,被另外一位知名艺人代替了。”

张扬问:“谁。”

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响起:“就是我。”

一个从未打过交道。

但非常熟悉的人出现在化妆间。

赫然正是穆骏辉的父亲。

资深艺人穆烽。

张扬眼皮瞬间乱跳。

也难怪啊。

昨晚才伤了他的儿子。

今晚就要接受他的考评。

真是让人头疼。

穆烽走过来,拍拍张扬的肩膀。

张扬对这个动作非常不爽。

但也只能忍耐。

穆烽笑着说:“小张,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要连累了两位美女啊。”

说罢漫步离开化妆间。

张扬心想:不妙,这家伙至少能影响两个评委,怕是真的要连累两位参赛者。

若是如此,就是助演最大的失职。

他只能希望穆烽能够大度些。

不要难为两位女演员。

两位女演员是无辜的。

接着,张扬看了剧本。

略感不安。

他赶紧提出自己的意见:“这个作为舞台剧,不适合两位,可以换剧本吗。”

他希望成为最受欢迎的助演。

自然对剧本十分上心。

荆裟和金梓含相视一笑。

很明显不以为然。

吕依则询问缘由。

同时告诉他,剧本是节目组定下来的,没法换。

张扬说:“这个剧本全程无太大的节奏变化,对表演的要求极高,精细到一个眼神都会被评委轻易捕捉,非常难。”

要知道,那里可是坐着四大才女之一的章梓怡。

极其苛刻。

再加上一个不确定因素穆烽。

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虽然两位演员的经纪人都说没什么。

但张扬还是要提出建议。

他认为许幻山和顾佳应该站在桌前闲聊。

而不是坐着。

当林有有来时。

主动和顾佳握手。但顾佳却背转身,来到座位上。

接着的剧情就跟着剧本走。

因为他认为:舞台剧就是靠肢体动作来增加感染力的。

毕竟演员不管表情多么出色,台下观众都看不清楚。

可是这个《我就是演员》又有所不同。

评委可以通过大银幕看到表演,捕捉每一个表情。

所以,这种纯粹玩演技的舞台剧会非常吃亏。

倒不如多些肢体动作更好。

哪怕聊两句,就冲突起来要开打。

都比一个装委屈,一个做出藐视不屑的眼神要好。

毕竟评委太苛刻了。

可是两位参赛演员都没有修改的意愿。

对自己很有信心。

导演也突然闯进化妆室,表示剧本不能改。

毕竟时间有限,编剧没那么多精力。

吕依赶紧解释一番,表示张扬很尊重编导。

张扬也就不吭声。

开始熟记自己的台词。

不时和两位演员商量一下配合的问题。

接下来就是排练。

张扬第一次打开演技分析仪。

演技分析仪显示:宿主状态极佳,两位参赛者情绪也都较为饱满。

按照剧情,他和荆裟并排坐在一起。

等候林有有到来。

扮演林有有的金梓含看到这一幕,眼神中流露出不安和惊讶。

演技分析仪表示:作为一个新人,眼神到位。

这一瞬间的流露出的表现90分。

梓含按照剧本,迅速走到桌前。

接着躬身穿过左边的椅子,坐在右边的位置上。

导演看出不妥,迅疾喊停。

他哈哈笑着说:“这也太怂了,还是走右边,直接坐在右边椅子上吧。”

不知道为什么,张扬脱口而出:“不如换成一张椅子吧。”

导演解释:“你几时见过休闲场所里有三张座椅的长条桌。”

张扬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嘛,表示这是三个人之间的战争。”

忽然看到吕依神情紧张,在不停摇头。

赶紧收声。

最后,梓含还是走右边,直接坐在右边的椅子上。

导演当然不可能听一个新人的建议。

休息时,吕依走过来对张扬说:“导演已经对你不满了,他要换掉你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张扬表示明白。

他都快忘记自己是一个助演而已。

最后,这个舞台剧以顾佳怒打林有有耳光,林有有悲愤离去而结束。

演技分析仪给张扬的分数是83分。

荆裟86分,梓含80分。

分析仪认为荆裟打耳光的动作不够霸气。

梓含听到张扬说“我爱的是顾佳”,表情虽然做出来了。

但缺乏变化。

仅仅只是张开嘴而已,不算完美。

不过这样的成绩,过关基本没问题。

张扬相信,正式表演的时候,两人都能拿出90分的水平。

他把金梓含请到一边,对她说了自己的看法。

“不如这样,问我是不是最爱你的那段,你身体前倾。”

“当我给了当头一棒的回答后,你一下子靠在椅背上,别过头去,给自己切换表情的机会。”

“接着眼神不再是委屈,而是痛苦。”

这样比张嘴表示惊讶要很多,多了一些变化。

这些肢体动作看上去有些多余,但在舞台剧却很重要。

很多电影都是这样演的。

梓含犹疑一番,说:“我考虑考虑。”

张扬觉得问题不大。

按照他和分析仪的判断。

不管她如何去演,都应该不影响过关。

所以也不在意她是否听自己的建议。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