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系统流小说网>都市言情>大医无疆> 第三百九十章 任督二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九十章 任督二脉(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系统流 xitongliu.cn

张博旭伸手探了探王则强的脉息,感觉脉息微弱,心中暗叫不妙,患者的状况不容乐观。

许纯良道:「以此人的所作所为,让他自生自灭就好,可乔老既然发话,这个忙我不能不帮。」望着王思轩的眼睛道:「王先生,你这次欠了乔老一个大大的人情啊!」

王思轩脑子里一片混乱,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应答,自从担任华投老总以来始终春风得意,可这两天他可以说遭遇了上任以来前所未有的重挫,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说,事业上也因得罪了乔老而留下隐患。

乔如龙内心暗爽,舅舅也有今天,虽然在自己进入华投的职务上爷爷已经狠抽了他一巴掌,但是还不如今天许纯良这种当面直接打脸来得更痛快,看到舅舅的狼狈,乔如龙忽然意识到,就算爷爷不出手,许纯良也能解决王则强的问题,这厮从一开始就留下了后手。

虽然并无直接的证据表明王则强的疯病和许纯良有关,但是乔如龙仍然认定是他所为。

许纯良向张博旭笑了笑道:「张老师,我虽然能够治好他,但是把他弄成这个样子的可不是我。」

许纯良上前沿着督脉开始点穴,从长强、腰俞、阳关、命门、悬枢、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神道、身柱、陶道、大椎、哑门、风府、脑户、强间、后顶、百会·…·一路点了上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张博旭被许纯良精准的点穴手法所倾倒,太厉害了!国内顶级的大医国手他基本都认识,包括他自己在内,没有人拥有许纯良这样的点穴手法。

许纯良只展示了他透骨打穴,刚才的隔空打穴因为做得隐晦,连张博旭也没能识破,如果他知道许纯良拥有隔空打穴的本领,恐怕要惊为天人了。

外人眼中已经陷入昏死状态的王则强并没有丧失意识,随着许纯良的点穴进程,他感觉自己的脊椎如同被一把锐利的冰刀一点点切开,痛不欲生,他希望自己能够昏迷过去,可偏偏意识又保持着清醒。腹部任脉烧灼的疼痛感还在继续,一前一后,一冷一热,这种痛感让他终生难忘。

许纯良点穴之后,用准备好的毛巾擦了擦手,轻声道:「让他睡一觉吧,两个小时后就能苏醒,醒来后就会恢复正常。」

王思轩望着一动不动的儿子,不知他是死是活,别说两个小时,就算两分钟对自己来说也如同过了两年一般漫长:「两个小时?」

许纯良点了点头道:「我还有事,要先回去了。」

王思轩向乔如龙投以求助的目光,乔如龙知道他想将许纯良留下,可许纯良这么说了,人家有自己的自由,没有强行留人的道理。

张博旭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许纯良的这种治疗方法,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乔如龙道:「我送你!」

王思轩心乱如麻:「我儿子他……」

许纯良道:「你不信我?」

「不是……」

许纯良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两个小时后他会苏醒,你一定记住,一年内尽量不要让他出门,不近烟酒,戒除女色,否则还会有复发的可能,一旦复发,到时候连我也无能为力了。」

许纯良说完转身离去,来到门外看到一直都在等着的王思齐,许纯良向她礼貌地打了声招呼,然后快步离开。

乔如龙紧跟着他的脚步离开。

离开红柳书院,乔如龙方才开口道:「我表弟有没有事?」

许纯良意味深长道:「您究竟想他有事还是想他没事?」

乔如龙道:「他是我的家人。」

许纯良道:「有些时候,你把别人当成家人,人家未必这么想,乔总,你这个表弟有些拉胯,如果我是

你,我一定和这种卑鄙无耻的家伙断绝一切来往,省得以后被他拖累。」

乔如龙淡然笑道:「你挺喜欢教别人怎么做?」

许纯良道:「别误会,我是建议,您毕竟是小雪的哥哥。」

乔如龙道:「如果我表弟有什么事,你会很麻烦。」

许纯良笑道:「您只管放心,我已经治好了他,无非是想让他多遭点罪,不然这混蛋玩意儿不长记性。」

乔如龙道:「看来以后还真不能轻易得罪你。」

许纯良道:「我不知您怎么看我,反正我对您是非常尊敬的。」这话说得有些虚伪,在乔如龙面前如此谦虚,还不是因为惦记人家妹子。

乔如龙对这一点看得很透,轻声道:「我心里不踏实啊,有时间吗?我请你喝几杯。」

许纯良点了点头:「别太远,明天我还得上课。」

乔如龙笑了起来:「你选地方。」

许纯良想了想道:「我倒是知道一个好地方。」

东州饭店后面的巷子里藏着一个烧烤店,也是东州人开得,地道的东州风格,许纯良也是听溥建说过这里,但是他这几天一直没时间过来。

羊肉都是现切现穿,里面顾客不多,主要是京城当地人对于这样的口味并不接受。

许纯良操着东州本地方言和老板交流了几句,老板见到老乡非常热情,给他们两人安排了一个小包间。

一身精英打扮的乔如龙很少来这种地方吃饭,他从车内带了一瓶酒下来。可以说今晚许纯良的表现完全颠覆了既往的印象,这小子虽然出身普通,但是的确有些本领,对有本领的人,乔如龙向来是尊重的。

许纯良看了乔如龙带来的茅台三十年,感叹道:「这酒配烧烤是不是有点奢侈了。」

乔如龙道:「你今晚给我帮了这么大忙,我不得犒劳犒劳你?」

许纯良道:「一家人客气啥。」

乔如龙愣了一下,这货蹬鼻子上脸,我什么时候跟你成一家人了?此时梅如雪打电话过来了,看到许纯良去了那么久还没消息,所以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乔如龙告诉她,他们已经离开了王家,目前两人一起吃点夜宵。

梅如雪问他在什么地方,乔如龙知道妹妹是关心许纯良,他把手机递给许纯良,许纯良告诉梅如雪他们俩想单独聊聊。

男人也是需要空间的,梅如雪只要知道许纯良平安就好。

许纯良将电话交还给乔如龙,笑眯眯道:「她还是不放心我。」

乔如龙道:「让她为你担心证明你做事还是不够成熟。」

许纯良道:「年轻是好事啊!我才二十多岁总不能表现得像个暮气沉沉的老头子。」他一边说一边给乔如龙斟满酒。

乔如龙道:「你是在影射我。」

许纯良道:「没那个意思,人的性情不同,您低调内敛,我热情奔放,咱们两人性格完全不同。」

乔如龙笑道:「表露在外的通常都是保护色,就你今晚的表现,我只能说你还是蛮善于伪装的。」

许纯良举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两人同干了这杯酒,许纯良道:「您是不是对伪装有什么误解,我讨厌你表弟,我一点都没伪装。」突然压低了声音道:「我今天是故意整他的。」

乔如龙眉峰一动,他当然清楚,可没想到许纯良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就承认了,不知应该夸他坦荡呢还是应该说他嚣张。

乔如龙道:「为了不相干的两个人拿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去赌,值得吗?」

许纯良道:「首先,她们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就算我不认识她们,也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利用卑鄙

手段给女人下药,换成五毒教要遭受万虫噬身的刑罚。」

乔如龙不禁笑了起来:「五毒教?你说的是碧血剑里的何红药?」

许纯良道:「其次,我不觉得王家能够影响到我的前途和命运,我也不认为这个世上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到我,和前途和命运相比,生死好像更重要一些。」

乔如龙对这小子真是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他主动端起酒杯跟许纯良碰了一下:「看来还真是不能得罪你。」

许纯良微笑道:「我其实很好相处的,而且我不会伤害小雪的家人。」

乔如龙点了点头,再次打量着许纯良:「纯良啊!」

许纯良微微一怔,乔如龙乍一这样称呼,搞得他有些肉麻呢。

乔如龙道:「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许纯良道:「随便!反正小雪也这么称呼我。」

乔如龙道:「无论你和小雪以后走到哪一步,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可以相交的朋友,你以后可以叫我龙哥。

许纯良更愿意把龙字给省了,不过乔如龙今晚已经明显释放出了善意,这对他和梅如雪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乔如龙道:「我岳父的事情也要谢谢你了。」

许纯良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两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乔如龙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告诉他王则强已经苏醒,神智恢复了正常。

乔如龙挂上电话,又敬了许纯良一杯。

许纯良提议结束今晚的酒局:「龙哥,您现在不用再守着我了,乔老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