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五章:冤枉啊!(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系统流 xitongliu.cn

白驹过隙,岁月如梭。

不能装哔的日子,一晃而过。

很快一个月时间便悄然流逝而去。

这天李泰正在房间中和九天素女下五子棋,哪吒再次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直接将手中的棋子全部丢到棋盘之上,李泰着急地站起来走了两步问道:

“哪吒兄弟,这么着急地回来,是不是泾河那边有动静了。”

“嘿嘿!泰哥果然料事如神,就在刚才那泾河老泥鳅出了泾河到咱们长安城来了。”哪吒竖起一根大拇指说道。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在称赞李泰的料事如神,还是在称赞其他的东西。

反正他一边说话的时候,眼睛还不断地在李泰的身上和满脸潮红的九天素女身上打着转。

李泰也没有管他到底是在说什么,脸上瞬间挂上浓到化不开的笑容,对着两人说道:

“哪吒兄弟,素女姐姐!走,我们出去逛街咯!”

说完直接朝着太极宫之外走去,哪吒快步跟在他的身后。

九天素女则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才起身跟了上去。

不过起身的时候,她有些可惜地低头看了看已经被李泰弄得乱七八糟的棋盘。

……

长安城西门,永安坊入口处。

一名头戴逍遥一字巾的白衣秀士,身穿玉色罗襕服,站在围满人群的永安坊门口,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

只因为永安坊之中,此时传来了袁守城的声音。

“属龙的本命,属虎的相冲。寅辰巳亥,虽称合局,但只怕的是日犯岁君。”

闻言,情知是那卖卜之处,走上前,分开众人,望里观看,只见:

四壁珠玑,满堂绮绣。宝鸭(鸭形的香炉)香无断,磁瓶水恁清。两边罗列王维画,座上高悬鬼谷形。

端溪砚,金烟墨,相衬着霜毫大笔;火珠林,郭璞数,谨对了台政新经。六爻熟谙,八卦精通。能知天地理,善晓鬼神情。一槃子午安排定,满腹星辰布列清……

白衣秀士上前与袁守城见过礼。

礼毕,袁守城请白衣秀士上座,童子献茶。

袁天罡一副高深莫测的做派开口问道:“公来问何事?”

白衣秀士答曰:“请卜天上阴晴事如何。”

袁天罡即袖传一课,断曰:“云迷山顶,雾罩林梢。若占雨泽,准在明朝。”

白衣秀士微微皱眉道:“明日甚时下雨?雨有多少尺寸?”

袁守城老神在在地道:“明日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在周围所有人不明所以的时候,白衣秀士却是昂头哈哈大笑道:“此言不可作戏。如是明日有雨,依你断的时辰、数目,我送课金五十两奉谢。若无雨,或不按时辰、数目,我与你实说,定要打坏你的门面,扯碎你的招牌,即时赶出长安,不许在此惑众!”

袁守城则是欣然而答:“这个一定任你。请了,请了。明朝雨后来会。”

白衣秀士愤然起身,一挥衣袖就打算离开。

可不等他走出人群,就看到一群黑衣黑甲的将士将整个永安坊围了个水泄不通。

正在所有人都疑惑的时候,就看到李泰身穿玄黄锦袍,带着哪吒和九天素女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经过上次影响传遍大唐的事情之后,大唐的百姓就没有不认识李泰这张小圆脸的。

顿时所有百姓便认出了这是大唐新任的秦王,纷纷跪地纳头就拜。

而李泰却是没有理会他们,朝着身后的哪吒一挥手,指向哪吒和泾河龙王说道:

“哪吒兄弟,给我把这两个胆敢公然冒犯皇家威严的家伙给抓了。”

“是!泰哥!”

哪吒根本就不问缘由,应了一声之后混天绫直接朝着袁守城和泾河龙王就捆了上去。

袁守城虽然是为天庭做事情,但他的修为不过只是炼神返虚罢了。

至于泾河龙王虽然贵为八方水脉龙王,可真实的修为也不过只有太乙金仙前期罢了。

两人就算是加一起,也休想从哪吒这个大罗金仙的手中逃走。

别说是逃走了,他们就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混天绫给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百姓们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在李泰的面前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泾河龙王原本想要反抗,可看了看朝着他不断露出小虎牙的哪吒,又忍了回去。

他可没有忘记眼前这哪吒可就是亲手将他外甥活活抽筋扒皮的煞星,他还没有活够可不敢触犯哪吒的眉头。

至于袁守城愣了片刻之后,反应过来就愤然问道:

“秦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袁某犯了什么事情,殿下竟然要这么大动干戈的对贫道出手?”

“呵呵!”

李泰强忍住心中想要狂笑的冲动,看着袁守城冷哼道:

“哼!你还有脸问本王犯了什么事情,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吗?”

“贫道不知道殿下在说什么!”袁守城心中虽然知道这可能是李泰想要对他动手的借口,但表面上却是疯狂的摇头。

“贫道自从进入长安以来就一直在永安坊老老实实的摆摊算命,真的不知道触犯了大唐的那哪一条法律!”

听到袁守城这话,平常那些受到他恩惠的百姓,也有些胆怯地开口替他证明道。

“是啊!秦王殿下,我可以为袁天师证明,这一个多月以来天师真的只是在永安坊摆摊算命,没有做过任何坏事。”

“秦王殿下,我也可以为天师证明。”

“秦王殿下,您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

“哼!”

看着这群明明有着上好资质却是仍旧愚昧无知的百姓,李泰忍不住重重的哼了一声,眼神也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

朝前走了几步,胖胖的手指直接指着挂在袁守城桌子边上的金色鲤鱼说道:

“没有犯法,没有做坏事?

那你们告诉本王,这桌子上挂着的是什么东西?

难道你们是眼睛瞎了,还是不知道大唐的规矩,民间禁止食用鲤鱼难道都忘记了吗?

这袁守城不仅每天食用鲤鱼,而且还食用金色鲤鱼,难道说他这不是在赤裸裸挑衅我皇家威严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