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三章 奈我何(1 / 1)

系统流小说,xitongliu.cn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系统流 xitongliu.cn

阮娇娇看这几个人的装束就知道不妙,这不会是山匪吧?

“此,此路是我开,此,此树……”一个黑壮的男子磕磕巴巴道。

阮修文一见情况不妙,立即开口:“几位好汉,我们路经此地,你们想要钱财尽管拿去,只是别伤害我们兄妹。”

“老,老子还没说完呢。此,此树是我……”

“行了老三别废话,抓人!”另一个络腮胡大汉推了那黑壮结巴一下。

顿时五六个山匪就朝着阮娇娇这边冲过来了。

阮娇娇愣了,她都没说话,这些山匪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

阮修文因为遵从阮骁的愿望,从文不从武,所以只有一些基本功,根本不会拳脚招式。

他的武力值也就是一个身体康健的年轻人,此刻还手无寸铁。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大喊一声:“有什么冲我来,别动我妹!”

阮修文捡起路旁的树枝就冲了过来,那络腮胡似乎也没想要他性命,避让了两招。另外一个绕到他身后,用刀背狠狠砸在他后脑上,阮修文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二哥!”阮娇娇见阮修文被打昏,心里一急,也顾不上跑了,就冲阮修文跑去。

事实上她想跑也跑不过那么多山匪。

只是她还没靠近阮修文,就被人拦腰抱了起来,“小美人身子好软。”那人猥琐的道。

“二哥!”阮娇娇又着急的唤了一声。只是已经被山匪扛着朝山里走去。

阮娇娇手无寸铁,又打不过那么多人,而阮修文刚刚告诉她,并不是阮骁叫他来接人的。

那么也就是说,阮家人短时间内不知道他们出了事,不会来救她

而秦越刚刚和他们分别,也不会知道她出了事……

想到此,阮娇娇顿了顿,她为什么会期待秦越来救她呢?

她鄙视了自己一番,立即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想自救的办法。

“大哥,大哥你扛着我重不重,我自己走吧。”

扛她的刚好是那个为首的络腮胡,他把肩头的阮娇娇颠了颠,笑道:“不重,扛着小美人真舒服。”

他一颠,膈得阮娇娇胃疼。她都要吐了。

“可是我好难受,你这样倒挂着我,我头都要晕了。”阮娇娇开始故意撒娇。

络腮胡听到阮娇娇用这样娇软的语调同他说话,骨头都要酥了一半。他放慢脚步道:“这山路不好走,你要是嫌不舒服,哥哥背你怎么样?”

“哈哈哈~”周围的山匪都笑起来,“老大,你要是背不动了,就换我们背。”

“滚一边去。”络腮胡笑骂道,他觉得背着阮娇娇特别舒服,身心舒畅。

阮娇娇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

“小美人怎么不说话了?”络腮胡见她安静了一阵,倒是真把她放了下来。

阮娇娇扶着额头道:“你扛着我,我头晕。”

“那我背你。”络腮胡作势就要蹲下来。

“不用了,我自己走吧。”阮娇娇急忙扶着一旁的树枝站起来。将半块丝帕掉在了树下,并用脚踩住。

“行,你自己走。等会走不动了可别哭。”那络腮胡觉得靠近阮娇娇令他心情十分的好,也变得好说话起来。

他心情能不好吗?既得了主家的银子,又抓到了小美人。这小美人娇娇软软的,正好带回去给他做压寨夫人。

阮娇娇不哭不闹,尽量配合着这伙山匪,往山里走了一阵,方问道:“大哥,你要带我去哪里?”

络腮胡兴高采烈的道:“带你回我的山寨,让你做我的压寨夫人可好?哈哈哈。”

阮娇娇:……她记得虐文里没有这样狗血的情节。

不对!阮娇娇忽然想到了什么,虐文里有过相似的情节,但这件事是发生在阮清霜身上的。

恶毒女配那时候已经如愿和秦知晏定了亲,但因为剧情原因,阮清霜和秦知晏总有机会擦出暧昧的火花。

之前安排了阮清霜和秦越在一起,因为秦越的自制,他并没有碰阮清霜,而且这件丑事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撞见,这其中当然包括了秦知晏。

然后阮娇娇不甘心,就又安排了一批山匪,趁着阮清霜外出时劫持她,将她带到了山寨里。

后来是秦越救下了她,并带她到山庄养伤。

阮娇娇想到这里只觉得心底一片冰凉……她太惨了。

她穿过来简直就是替女主受罪,第一次被陷害和秦越在一起,她就被秦越给睡了。那这一次被山贼抓了……

还有,秦越对她就是那么双标,是女主,他就守身如玉不碰她。是炮灰,他就随随便便睡了。

被山贼抓的是阮清霜,他就时刻关注,疯了一般将她救出来。是她……秦越别说救了,甚至不会关注到她有没有被抓。

阮娇娇看向络腮胡那油腻的脸盘子,心如死灰。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还不如叫她一头撞死。

注意到阮娇娇不情愿的表情,络腮胡冷笑一声:“怎么,跟着哥还委屈你了不成?”

阮娇娇牵强的笑了一下:“遇上大哥也是我们的缘分,我只是难过,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陷害。你要我心甘情愿跟着你也不是不行,就是……”

“就是如何?”那络腮胡搓搓手,显得有几分激动。

“就是我想知道,是谁陷害我?”其实阮娇娇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凡事讲究证据。

“我们经常守在这路口,有经过的马车就劫财。遇上你也是缘分嘛。”络腮胡用阮娇娇的话来搪塞她。

阮娇娇心头一阵恶寒,去你的缘分。

“她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你双份。只要你说出她的身份。”

“你给双份?你哪里来的银子?”山贼也不是傻子。

阮娇娇正犹豫着要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来恐吓他,但又怕惹恼了山贼。

那络腮胡已经伸手一把抢过阮娇娇身上的包裹,那个包裹她一直拿着不曾离身,想来里面有不少好东西。

阮娇娇此刻就是……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样蠢过。又委屈,又憋屈。但她不拿着包裹又能如何呢?放在马车上一样会被山贼翻出来,或者被路过的人捡走。

“大哥,发达了,全是银票。这小娘子好有钱!”

“哈哈哈哈!”络腮胡抓起一把银票,朝阮娇娇脸上拍了拍,“这笔买卖真是合算。我不说,你又能奈我何?”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